亚马逊:车企啥时候能交付自动驾驶?我挺急的

3月中旬以来,新冠肺炎疫情成为了笼罩在美国民众头顶的威胁,实体零售店依照法令要求关门,甚至自愿停业。

这样的情景几乎就是电商能够设想到的、最美好的未来:实体店关闭,消费者们迫切希望在线订购各种商品。这一切都将成为电商行业的重大利好消息。

然而,电商巨头亚马逊的日子却并不好过,混乱的物流系统让亚马逊的营收下降了43%,同时也让亚马逊对自动驾驶的渴求更加坚定了。

业绩下滑,混乱的配送系统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很多消费者发现,对于特定商品的需求已经淹没了亚马逊这个电商巨头处理订单的能力,并很快导致买家陷入恐慌。

3月,亚马逊叫停了所谓“非高需求”商品的配送,转而将所有人力与物流投入到肥皂、消毒剂以及口罩等抗疫物资的分发中。到这个时候,很多用户才第一次意识到亚马逊不是万能的。

在这个节点上,亚马逊网站上已经搜索不到灭菌产品与洗手液产品,已经付款的用户可能要等上几周,甚至几个月时间才能收到自己买下的货品。成千上万蜂拥而至的客户压垮了亚马逊的物流体系,人们发现,这时的电商平台甚至还不如街角的杂货店。

在订单处理方面,亚马逊平台则彻底沦为一台庞大的故障机器——不仅无法正常完成操作,同时也让欺诈与加价到处肆虐。

在发布亚马逊第一季度收益报告时,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向投资者们敲响了警钟。“作为亚马逊的持股人,我想请大家先坐下,因为接下来的消息比较沉重。”贝佐斯表示,下一季度的预期利润中,将有大约40亿美元会被新冠肺炎疫情吞噬,而实际的情况可能会更糟糕。

尽管业务需求激增,但亚马逊在北美地区的季度营收却同比下降了43%。在国际市场方面,亏损已然出现。贝索斯在声明中强调了亚马逊公司的“适应性与顽强特质”,但也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危机“给我们带来了有史以来最艰难的挑战。”

既然需求旺盛,那配送部门的人员日子会不会好过一些?答案仍然是否定的。据《底特律时报》报道,极高的工作强度,让配送员苦不堪言。取货、拆箱、分装、扫码、发货等一系列流程,正在考验人类员工到底能以多大程度模仿机器的运行状态。

戴瑞克·帕尔默是分捡部门的员工。“屏幕上会显示当前工作内容、已经完成的单位数量以及本次工作时长,我们需要根据自己的速度随时调整工作方式。”屏幕还会给出“间隔时长”,提醒他每个小时需要完成325次装箱,相当于每11秒1个。

但管理层表示:优秀的员工,每9秒钟就能打好1个箱。帕尔默抱怨道:“要完成这样的目标非常难,因为公司给老年员工和青年员工设定的任务强度没有区别。”

斥巨资收购,加码物流自动化

近日,亚马逊宣布,其已经和Zoox签署了收购协议。这家成立于2014年的自动驾驶创业公司,将在亚马逊体系内独立运营。据《金融时报》报道,这项交易的价格超过了12亿美元。

6年间,Zoox累计融资8亿美元,其还通过可转换债券获得了将近2亿美元的资金,估值高达32亿美元。腾讯曾参与过投资。可以说,亚马逊这次拿到了一个极大的折扣,买下了Zoox积累多年的知识产权,将近1000人的团队纳入麾下。

过去,亚马逊也做了不少“无人送货”的尝试。2016年,亚马逊开始了Prime Air项目,即使用无人机运输快递,预计最快可以在客户购买后30分钟内将货物送达。该项目计划投入使用时间为2019年年底,然而目前仍未能实现。

2019年年初,亚马逊还收购了机器人初创公司Dispatch,利用其技术搭建了六轮自动送货机器人Scout,该机器人可以搭载一定量的货物并自动规划路线将其送至消费者家门口。经过几个月的测试后,Scout于当年8月在加州尔湾正式启用。

相比此前更多停留在无人机与机器人层面的探索,亚马逊在更直接的无人物流车方向也早有布局。2019年9月,亚马逊向美国电动卡车公司Rivian投资了7亿美元,随后又发布公告称,将购买10万辆Rivian纯电货车,预计2021年年初开始分批投放这些车辆。

《华尔街日报》认为,在此次收购中,亚马逊是希望借助Zoox在无人驾驶网约车方面所拥有的技术,快速补充其在无人物流方面的能力。而亚马逊在短期内几乎不可能从建立Robotaxi车队上获得实质性的收益。

有数据显示,在2019年的最后一个季度,亚马逊用于商品配送的成本就高达96亿美元。相比之下,对Zoox的收购,仅仅是一个零头。而对于亚马逊来说,真正能赚钱的是配送系统。

《汽车新闻》有评论指出,亚马逊高层表示收购是为了帮助Zoox实现梦想。现阶段来说,Robotaxi还只是梦想,物流自动化才是现实。

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认为,收购Zoox可以帮助亚马逊压缩运输成本,预计到 2025年能节约超过600亿美元的费用。

《福布斯》指出,Zoox有一系列只为运输乘客设计的功能,例如提供四轮转向、侧面行驶、重视车辆的对称性和冗余性,这对面向送货需求的亚马逊而言具有较高溢价。

值得一提的是,自动驾驶的另一家“独角兽”Nuro也在寻求卖身给沃尔玛。Nuro主攻无人送货市场,曾在2019年2月单轮获得9.4亿美元融资,并在2019年年底与沃尔玛达成合作开始,在休斯顿进行自动送货。当时,沃尔玛的电商业务副总裁汤姆·沃德表示:“正在把自动驾驶技术纳入到我们的送货选择中。”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Zoox和Nuro相继投奔零售业,不仅显示出L4级自动驾驶有望在物流上实现应用,也显示出资金的新动向。投资者开始更愿意押注大公司的自动驾驶业务,而非直接投资创业公司。被疫情打断的路测拖慢了创业公司发展进度,加上经济下行带来的投资资金紧张,可能是这种变化出现的原因。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content@chinait.com。

扫码关注ChinaIT小程序,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