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布科技创始人兼CEO达鸿飞:区块链挖的“坑”越深 才越有可能出现落地应用

由海南省商务厅主办,FINWEX、六维量子、LatiPay联合承办的“创新再出发|海南GFIS全球金融科技创新峰会”在海口召开。分布科技创始人兼CEO达鸿飞在活动现场进行了演讲。

以下是精彩观点提炼:

1、 区块链行业现在的市值很小,但是对于整个人类社会和经济发展带来的影响会比微软、苹果这些科技巨头多,只是今天它的潜力仍然没有显现出来。

2、 区块链更多是新型制度新的泛式,通过区块链不仅仅可以实现技术上的突破、商业模式上的突破,甚至能够实现人类制度、经济结构的突破。

3、 在数字经济的时代里,实体世界所有的关系、实体都有一个数字化的代表,它可以是一个证券、房产证、法律关系,或者任何的物体。

4、 和造楼一样,坑越深楼越高,区块链也要挖的足够深才能看到落地的应用。 

在演讲开始,达鸿飞回顾了自己的创业经历:“我在2014年的时候创立的项目叫小蚁,后来叫做NEO,这是一个开放的网络,它是未来智能经济的开放网络。NEO是比较国际化的项目,我做NEO的时候遇到了很多困惑,首先有很多企业找我们做联盟链和私有链。2016年我又成立了分布科技,目前除了我们创始人之外,还得到了包括复兴、丹华资本、红杉的投资和认可。在做2B企业服务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区块链和真实世界之间要做真正的连接,其实非常缺少能够把真实世界的法律关系、人与身体之间的各种关系映射到一起的一种服务,就是数字身份。所以我们就发起了一个项目叫“本体网络”,这个项目可以把真实世界,人与人之间,与法律之间的关系上链,这与我们公司的品牌是符合的。”

oEEon8fni9IgaIShMvc6pRBiIreCUigolLeTVrPt.jpeg

紧接着,他讲到了区块链泡沫的问题。他说,2018年的时候,他曾在多个场合公开说过这个行业里泡沫非常严重,即便到今天为止,很多所谓的价值还不能够支撑起市值。但是看问题的时候往往要长远一点,一个月以前苹果还是最大公司,现在变成微软了。整个区块链行业跟科技巨头相比还是非常小的状态,可对于整个人类社会和经济发展带来的影响,比上面任何一家公司都多,今天仍然没有能展示它的潜力。只是今天市场的价格,很可能某种程度上透支了当前所创造的价值,但是天花板远远没有达到。

“从2013年到现在来看,几乎可以看到比较稳定增长的趋势。能够非常明显的发现,未来的一段时间会上升到百亿元,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而我们目睹了行业的大泡沫。我们在2000年2001年经历过互联网的泡沫,整个纳斯达克、一级市场,很多主人翁的资金都参与到里面去。但是在今天整个区块链行业吸引主流市场的资金比较有限,它还是另类的金融市场,我认为在未来很可能会见到更大的泡沫,在那一次泡沫之后,很可能会迎来真正全面的落地。”达鸿飞说道。

充分展示了区块链的信心后,达鸿飞也分享了他的信心从何而来。他解释了他眼中的区块链:“传统区块链出现之前,记帐模式是中心化的帐本,他们之间想进行交易的话,最简单的方式是在一个屋子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需要金融的时候要有可信第三方,跨时间跨地方的交易。随着市场的演变,渐渐发现把第三方集中在一起是最高率的。当有了区块链之后,非常神奇的是有了新市场结构,每个人都可以维护自己的帐本。这个帐本通过分布式系统密码学的机制,实时维护,大家可以维持同样的数据状态,这就不需要中间可信第三方的存在了,这个时候可以做跨区域跨空间的金融交易,这是我所认为区块链的本质。”

而区块链到底是什么,达鸿飞觉得,它首先是一个平台型软件,需要工程师开发的,在这个平台上可以在开发自己的应用来运行,这有点像IOS递进式的开垦。但它也不仅仅是递进式的平台。通常来说平台是专有的,单一的主体控制,更像是网络的协议。一旦是协议规范被控制之后,任何人都可以开发,按照这个协议开发自己的客户端、时限,时限之间能够相互连通而不需要通过中央机构来批准。从这点来看它是一个网络的协议,一个价值互联网。在今天的互联网上传递信息很容易,但是信息是否有效,进入金融的信息可不可靠都是带问号的。通过区块链就能够轻松实现价值的转移,所以定义为价值互联网。

但不限于此,在达鸿飞看来,区块链更多是新型制度新的泛式,通过区块链不仅仅可以实现技术上的突破、商业模式上的突破,甚至能够实现人类制度人类经济结构的突破。

为什么能够实现这些?达鸿飞认为,首先是经济增长的原因。一是基础技术的进步,当你发明文字之后,你的运输和交通就可以改善。二是资源分配,合适的资源在合适的人手上可以产生更大的价值。这两点加起来是经济可以得到增长最根本的原因。而资源的分配基本上通过两种途径完成,市场或者政府。政府基本上是通过税收的手段对社会财富进行再分配,或者通过福利对弱势群体进行补足。区块链在这里面的作用,就是更好的实现在市场中以低成本的方式进行资源分配,却保障政府运行的更有效率,这是典型市场分配的例子。

他举例:男生有一个苹果,他想吃香蕉,女士有一个香蕉,她想吃苹果,他么明确了交换意愿后,两个人的福祉都显著提高了。他们自愿交换,男士更喜欢香蕉,女士更喜欢苹果,整个交易行为让人类变得更好而不是更差。区块链可以帮助交易最大的作用是降低摩擦减少成本,这里最重要的成本是信任成本。柯斯写了一本有关企业的书,企业再大都有边界,你会发现跨部门的沟通比在市场上沟通更难,当你想找另外的部门协调事情的时候,你还不如找老板拿预算到市场采购变得更简单,这就是在管理机制下,你们已经到管理边界了。区块链做到的是让市场交换所产生的信任成本,它是一个创造和传递信任的机器。

其次,区块链在人类协作上是人类记帐技术的眼睛。从泥板、草纸、木棍来记帐,然后有电子表格,今天有分布式帐本或者区块链新型的记帐方式。在不同的记帐技术下,协作的规模受到技术限制。早一点是发生在小规模部落之间,那时候没有办法记清楚所有权。进入农业社会之后,开始有了纸、笔,能够相对清晰的记帐,在这个记帐模式下面,出现了混合所有制。土地是皇族所有的,但是个人也是有私人财产。到了封建社会的体制,出现了城市规模的协作,这个时候要做全国的协作规模非常难。然后出现了工业型经济,制度化以资本主义模式为主,这里有国家级别协作的范围,这时出现了比较完整的私有产权,以电子记帐的方式进行记帐,通过资本市场的股票市场可以对公司的产权进行记录。

达鸿飞提出,在下一个阶段,人类将进入数字经济时代,甚至是智能经济时代。它的定义是在数字经济的时代里面,实体世界里所有的关系、实体,都有一个数字化的代表。它可以是一个证券、房产证、法律关系,或者任何的物体,IOT的设备都可以是以区块链为基础的网络上的代表,因为是高度数字化的,一切可以用计算机的语言,甚至用自然语言编程进行管理。如果是按照旧的泛式设计这个网络,由中心化机构控制来控制,这时候是吸引黑客的蜜糖怪。所以需要分散式的系统,它才不会成为单点并且不转变。在智能经济的形态下,大家有分享式的产权,所有权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关键是什么样的时间上有什么样的控制权。也就是说,过去在法律上定义的所有权、收益权、转让权,它的细分不够。未来用自然程序语言,用大家享有的权利进行更细的划分,然后这些权利可以在全球范围内的市场上进行自由交换,这是未来会进入智能的区块链平台。

在演讲的最后,达鸿飞还分享了区块链面临的很多挑战。他指出,当前公有链的形态,功能非常差,大部分区块链最多达到几百TPS秒钟。当然有很多解决方案,比如第二层链解决方案、跨链、分片的解决方案都在做改进。再来是隐私保护问题,分布式的数据库里每个人都是数据库的一部分,怎么做隐私保护,怎样提高安全形式化验证,存储都是很大的挑战。比特币还在挖矿的方式,是否是可持续的经济模型都有很多疑问。另外,也缺少管理的机制怎样对公有链进行治理,最后还缺少开发者的工具,最后,放的更长远一些,量子计算机对密码学和基础产生动摇也是需要探索的问题。

“今天上午分享的时候提到,区块链至少有两三年时间来完善基础设施。上海最高的楼建造时,你走近会看到很多工人业夜以继日挖坑,挖坑越深楼会越高,区块链也像挖坑一样,挖的足够深的时候,才能看到落地的应用。”在演讲的最后,达鸿飞说道。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content@it.test。

下载 ChinaIT.com APP,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