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信部李鸣:区块链要一个坑一个坑的填

工信部李鸣:区块链要一个坑一个坑的填

近日,在中国科学院大学数字经济与区块链研究中心、OK资本(OK BLOCKCHAIN CAPITAL)联合主办的金融科技行业专题研讨会暨《区块链金融产业全景及趋势报告》发布会上,工信部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区块链研究室主任李鸣受邀作主题演讲。

2016-2018年,区块链在技术、应用、产业、政策上都有比较好的发展历程,但不可否认仍然存在了一些“泡沫”。在李鸣教授看来,我们要把核心的关注点放在思考这个产业的关键问题是什么,而“标准化”的思想,可以推动我们寻找一个清晰的脉络,一步一步推进整个区块链产业的发展。

在中国可能没有太多人了解区块链标准化工作的内在过程,标准化是一个非常窄的门类,实际上也有“套路”可循。比较重要的是,制定完标准之后要有一定的方法论和思想支持。

回顾2016-2018年,经过这两年我颇有感触(2016年11月份启动区块链工作)。之前从事数据治理,已经做到了国际标准,在技术领域的标准化专业上可以说基本做到头了,尽管如此仍然没人认识我,而我做区块链没到半年,就做成了网红。

工信部李鸣:区块链要一个坑一个坑的填

这两年中间出现了很多现象:

从技术上的基本功能到增强功能;

从应用上的概念研究到小规模探索,以及2017年、2018年两次完全不同的开发大赛(2018年尝试一些生产环境,虽然没有大规模应用,但有一些变化)。

从产业上来看,最开始是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8年底有26个城市发布了跟区块链有关的政策,从全国各个城市来看,也逐渐有了更多的支持。

从政策上我们也知道,今年11月2号网信办发了征求意见,从观察、引导到规范。逐渐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做了,而不是像最开始的时候想做什么做什么。

这也是我们看到的比较好的发展历程,但是也有很多其他的现象我们难以理解。

比如说TPS,我听过最高五百万的TPS,我不知道怎么实现的,据说有人甚至提出来了一千万的TPS,很可怕,类似的现象在2016到2018年逐渐增长,“牛”也慢慢往大了吹。

还有挖矿,交易即挖矿大家都知道以后,逐渐走路既挖矿、开会既挖矿……开始出现。另外还有各种“O”,层出不穷的往外出。最后还有链改、票改,好多种“改”。我没法定义这些好或者不好,因为我不是那方面的专家。而在科技领域新的词汇层出不穷是一种特征,但这种特征会随着时间流逝,泡沫就是泡沫。

工信部李鸣:区块链要一个坑一个坑的填

所以大家要把重点放在核心点,不被这些现象影响。我们更希望通过标准化的思想引导,什么是这个产业,这个产业关键问题是什么。

对于不同角色、不同的视角来看区块链到底是什么?有人从技术、应用、经济、社会、哲学不同的视角来进行解释。我在尝试分析他们整体逻辑的时候发现,只有技术安全才能保证应用上的信任。后面衍生的包括社会关系的改变,其实都是在技术和应用基础实现的前提下,才能够产生。脱离了技术的支撑和应用的实践,其他都是空洞的。

工信部李鸣:区块链要一个坑一个坑的填

区块链的标准定义,我们在国际标准上已经开始了探讨、探索,而且已经给出一个初步的框架。“标准ISO 22739”在2019年应该会发布,这里面把什么是区块链,什么是分布式记帐,包括共识机制都有一个明确的定义。

所以也希望大家如果愿意参与区块链这个领域的工作,可以以标准的依据去思考,而不是人云亦云。

需要解释的一点是“去中心化”,所谓的去中心化应该依据区块链的应用而定,而不是依据技术,比如我们说的跨境交易。

从另外一个角度思考,我们谈论“去中心化”时,去掉了什么?我们把所有的中心都交给算法,让算法来替我们决策,虽然把中介去掉了,但是我们建立了一个机器的中心、算法的中心。最终回归到是人来控制机器还是机器控制人的问题,但至少去中心化的思想,间接将我们决策权交到了计算机,或者是网络当中。

区块链从技术到系统到应用的这个过程中,从技术层面来讲,把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打通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问题是,谁能把他们打通,谁能把他们连接起来?当我们提供了某一方面的应用时,要思考如何利用体系化的思想来处理应用。搭建一个系统,要同时考虑生态、税务、利息等问题。比如数字货币问题,它会涉及到银行系统改造、税务系统改造等等。

我们常说,做一件事要一个坑一个坑填,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解决。举了例子,区块链怎么跟我们原来的中心化身系统相连,连上的话就需要把数据打通。怎么打通?这是一个具体工程化的问题,不是拍脑袋或者坐家里想出来的。

工信部李鸣:区块链要一个坑一个坑的填

所以区块链应用和实践有多远,这是值得考虑的问题。

另外,从我们标准化的视角来看,解决某些问题可以让产业迅速发展起来,比如说TPS,从几千到几万有自然的发展规律,解决了算法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是对我们来说,跨链是更重要的问题,跨链一旦解决了,能够构成一个价值的网络,产生网络的效应。

我们现在应该还有很多大的企业在解决信息和网络的问题,只有跨链这个技术完善,才能实现互联,产生更多的价值交换,更多的价值交换才能为区块链技术提供更好的应用场景。

另外,原有的传统比特币都是链上原生的数字资产,是没有锚点的,如果我们的房子、车、艺术品快速的规模化,区块链系统或者应用承载的价值空间,他承载的价值空间越大,产业化的诉求肯定也越大,这也是我们比较关注的。

工信部李鸣:区块链要一个坑一个坑的填

但是大家知道,物理的资产上链不仅仅跟区块链有关系,一他是需要前置技术的发展才能够共同促进,比如说预算承载能力,物联网采集大量数据,经过大数据处理给到AI,这是一个体系化的作用,这里面都是最大化数据价值。在最大化数据价值过程当中,区块链提供了防篡改技术特征来弥补整个技术体系,它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我们这儿看的话,区块链加上算法,激励机制等这些技术组成的话,区块链又跟人工智能、大数据,组成新一代信息技术。新一代信息技术与生物工程或者量子计算组成叫未来科技。每一个技术,无论应用范围、技术体系来看,他就是从小的技术到大的技术迭代发展的过程,共同完成最大化数据价值,甚至完成更高级的数据价值。

这也是整个科技发展大的脉络。

最近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区块链发展到什么程度,用哪一个方法覆盖、说明区块链发展的形成。我们说科技是目的性系统,我有一个目的,我要一个结果,区块链从它的去中心,去中心的目的和分布式思路,再有一些加密算法,组成一个构件,形成系统。

其实区块链技术是来自于系统,当从比特币网络抽象出计算机技术标准化过程中,向标准化过程转化,我们将他提炼出技术之后,还是需要把他放到应用实践,再通过他的应用把他关键技术组件工程化,建立一个供应链金融体系,建设分布式生态。

如果没有前面标准化里面的组件化或者技术、应用过程的话,没有办法真正实现产业化。所以我们是否可以通过这种思想寻找一个脉络,我们之前从哪儿来,现在在哪儿,到哪儿去,差距在哪儿。这样才能一步一步推进整个区块链产业发展。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content@it.test。

下载 ChinaIT.com APP,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