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区块链:未闻旧人笑,先见新人哭

2018年已经过去了,但对于币圈来说,从年初的all in、梭哈,到后来的一地鸡毛、哀鸿遍野,仅仅一年的时间,曾经高呼的信仰碎成一地。

在这一年,我们看到了币圈催生了不少一夜暴富,曾经籍籍无名的路人摇身一变成了大佬;看到了不少传统互联网领域的失意者转战到区块链,以及雨后春笋般冒出数千家区块链媒体。同时,我们还看到,不少投资者因为炒币导致家破人亡,大佬跌下神坛,如今各大社群也不再有往日的生气,还活着的区块链媒体也寥寥无几。

在这一年,比特币经历了四次退潮,第一次退潮市值腰斩,第二次和第三次退潮均跌去反弹后市值的近40%,第四次发生在11月中旬,一个多月时间再度跌幅超40%,迄今为止,比特币已经跌去了八成市值。在比特币每一个反弹顶上接盘的投资者,都称得上是敢死队。

图片来源:OKCOIN(比特币行情)

注:白线为7日移动平均线(MA7),黄线为30日移动平均线(MA30)

回首2018,币圈带给投资者的印象更多的是疯狂和失望。

大佬们都散了

谈到币圈,就避免不了要谈币圈大佬。

说到币圈大佬,不得不提李笑来,下面来谈谈第一个币圈大佬李笑来。李笑来原本只是新东方的英语老师,2011年,李笑来开始买入比特币,曾自曝有“6位数的比特币”,被称之为中国比特币首富。

2018年,李笑来干的最轰动的一件事是在7月时的一段戏谑区块链投资者的录音,这段录音长达50多分钟,在这段录音中,李笑来嘲笑在币圈进行价值投资,将区块链投资者当成韭菜,以自身的网红影响力收割韭菜。

大约一个月后,李笑来把韭菜的定义升华,出了一本书,叫《韭菜的自我修养》,这书一出来就受到市场关注,这也印证了他在录音中谈到的“网红”带来的红利。

9月底,李笑来在微博上称,今后他个人不再做任何项目投资,并准备花几年的时间认真准备转行。但这“笑话”不久后打脸,12月3日,雄岸科技(01647)公告李笑来出任该公司执行董事及联席CEO,并专注区块链投资。

与李笑来“转战”港股相对,XMX创始人玉红同样也是“败走麦城”。

在2月18,玉红创立的微信群,聚集了不少互联网大佬,比如著名投资人蔡文胜、薛蛮子、朱啸虎,快的创始人陈伟星等等,甚至还有不少娱乐明星,“三点钟社群”应运而生。春节期间,大佬在群内轮值分享,“三点钟社群”一炮而红。

5月份,大佬玉红公开批评EOS“是最大的空气币”,6月3日,又仿照“三点钟社群”发起“三点钟&XMX全球社群联盟”,且在陈伟星等币圈大佬加持下,短短几天就扩张到千余500人群的规模。但到7月底,XMX跌至8厘,平台上显示0.00,一度“归零币”,曾经火过一时的三点钟社群陷入沉寂。

三点钟社群沦陷,原火币CTO张健也创立了Fcoin交易所并引领了“交易即挖矿”的风潮,但在6月15日,代币FT开始疯狂下跌,投资者损失惨重。投资者开始维权,而Fcoin和张健却神奇地消失了,另有市场消息称,在8月份,Fcoin位于望京的办公室已人去楼空。

除上述大佬“全身而退”,2018年也有一些币圈大佬深陷“案头”,比如9月份,徐明星因卷入炒币维权纠纷,被上海警方带至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潍坊新村派出所;朱潘发传销币ZJLT(终极账本),圈钱数亿跑路,8月份遭大量受害者维权的事轰动币圈……

币圈大佬们的现状该走的走,该散的散。原先摇旗呐喊的徐小平已经不再吆喝,真格基金投资的发币项目不少已经破发甚至归零,玉红也失去了一呼百应的能力,三点钟社群一片死寂。而李笑来最近已经很少谈到区块链以及比特币,更多的是情怀,还力推自己的书籍《财富自由之路》。

矿机变废铁

除了大佬和韭菜外,原本旱涝保收的矿机厂商也因为行情大跌而饱受影响,不得不转而向资本市场求助。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以及亿邦国际纷纷向港交所递表,以寻求在港上市,而这三大矿机厂商垄断了超过90%以上的行业市场。

最早向港交所递表的是第二大矿机嘉楠耘智,5月15日,嘉楠耘智向港交所递表,紧接着6月24日,第三大矿机亿邦国际也向港交所递了表,最后在9月26日,行业老大比特大陆也递了表,这下矿机大佬们都站齐了。

实际上,轰动市场的还是比特大陆的递表,该公司设计的比特币矿机算力占到全网算力的70%,目前还控制着算力接近全网比特币算力40%的三个矿池,而且2017年收入就达25.18美元,2018年上半年收入为28.45亿美元,这要上市将是上百亿的估值水平。

不过即便如此,到目前连同比特大陆并没有一家通过港交所聆讯,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已经失效,亿邦国际并不服气,并于12月20日二次递表。目前比特大陆的递表还在处理中,但有消息称,港交所拒向矿机龙头比特大陆上市开绿灯,该公司过聆讯的概率基本为零。

在11月份,矿机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11月13日比特币开始持续暴跌,价格几乎击穿多个矿机成本价格,矿工需求骤减,有报道称价值3万的蚂蚁S9矿机被迫只卖1200元,有的还被人当废铁称斤来卖。矿机价值一落千丈,这些矿机企业在投资者眼中几乎没有了投资价值。

对于大多数矿机卖家来说,现实已经无力支撑他们在这寒冬中坚持下去,曾经火爆到3到5楼遍地矿机卖家的赛格广场格外萧条,只有货架顶部堆积的黄色的电源线在诉说着往日的辉煌。

当然,除了矿机之外,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也想到港交所上市,8月28日,桐城控股(01611)公告了收购要约,而要约人为火币创始人李林。币圈产业链并不创造价值,且基本是建立在比特币基础上的掠食图谱,比特币的价值决定了币圈产业链的价值,介于此,港交所估计不会让币圈产业链过得聆讯以及成功借壳。

19年的悲伤

当然,数字货币并不是区块链的全部,相较币圈的冷,区块链技术却受到热捧,成为各大巨头追赶的方向。

链圈主要是应用区块链技术,而目前区块链场景应用较少,集中在金融支付及防卫溯源上,其他行业的应用还有待开发,而且有很多项目以区块链的名义去搞币,本来就没有应用市场,搞币为了圈钱,坐实了传销币的称号,因此投资者会把区块链和传销、骗子牵扯上关系。

国内政策虽然不支持数字货币,但区块链技术还是非常支持的,近两年来,包括北京市、上海市、广东省、重庆市、浙江省及江苏省等17个省市出台32项区块链相关政策,其中北上广成为出台区块链相关政策最为集中的地区,出台政策占全国达三分之一。

在5月21日,工信部发布的《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显示我国区块链产业生态初步形成,6月份,工信部印发《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年)》,鼓励推进边缘计算、深度学习、区块链等新兴前沿技术在工业互联网的应用研究。

而作为参与者而言,不乏有巨头坐镇,比如国内三大互联网巨头BAT。腾讯早在2017年4月份就已经发布了区块链白皮书,目前运作的是腾讯区块链,阿里在8月份发布企业级区块链服务Baas,而百度在9月份发布了区块链白皮书。就连通信龙头华为,也在4月份发布了区块链白皮书。

除了这些巨头参与外,港股也有很多公司进入区块链的,比如慧聪集团(02280)、周大福珠宝(01929)以及众安在线(06060)等。其中慧聪集团已经将区块链应用于防卫溯源业务中,而中安在线区块链为安链云平台,已经实现多起场景应用,比如和连陌的合作、航空公司合作以及保险公司合作等。

链圈的故事虽然有巨头参与,但整体上市场表现较为平淡,主要是场景应用欠缺,加之ICO切断之后,大众投资者关注的越来越少,市场效应很低,比不了币圈,冷不丁的一个暴跌就吸引无数投资者的目光。不过不论币圈还是链圈,在2018年都不好过,币圈跌的残酷,链圈市场冷的揪心。

链圈和币圈经历了2018年整整一年的悲痛和失落,而2019年才刚刚开始。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content@it.test。

下载 ChinaIT.com APP,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