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盘点:区块链2018年十大瞬间

了解一个行业的变化,或许可以看KOL的起起伏伏,也或许可以看行情的涨涨跌跌。但是,没有人能否认,恰恰是那些吉光片羽的瞬间,却决定了行业长时间大范围的走向。

年终岁末,石榴财经盘点区块链十大瞬间,对于每个区块链从业者来说,回顾这些时刻,自能体会,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01

链圈三点日,社群无眠时

这恐怕是“三点钟”社群最辉煌的一刻。

在此之前一个月,投资大佬徐小平在自己投资的CEO群里大声疾呼,让大家拥抱区块链,掀起了投资圈关注区块链的热潮。

“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最初由玉红在2月11日创立,由于最初建群时是凌晨三点,故将其命名为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群里不仅有“打车链”创始人、前快滴创始人陈伟星,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火币投资人蔡文胜,分布式资本合伙人沈波,量子链CEO帅初等圈内大佬,也有红杉资本沈南鹏,360董事长周鸿祎等互联网巨头。

如果仅仅是这些明星,或许“三点钟区块链”的影响力最多也只是在行业内部,但是伴随着高晓松、佟丽娅、林允儿、韩庚等明星加入,哪怕对区块链一无所知的普通人都或多或少的听说了这一名词。

另一个炒爆的话题点就是红包。据称过年放假的七天,此群发放的红包总额高达100万元以上。最为密集的一次是2月18日,群主玉红称当天是薛蛮子的生日,晚上薛蛮子分享干货之后,一阵红包雨持续了近20分钟。此外佟丽娅入群后发放总值8000元红包,而各位大佬为欢迎明星入驻也是一掷千金,漂亮小姐姐和人民币的组合总是能燃爆话题点。

一时间,各种“三点钟”社群如雨后春笋,据当时的一位参与者称,“春节都没顾上出门,一直在看群里关于区块链的消息。一天上万条信息,手机放在室外都烫的厉害,回屋用冰毛巾包着看,半个小时就得换一块。”

“三点钟”社群里严禁一切ICO的讨论,宝二爷因为一句“我反正就是来赚钱的,空聊技术真没啥意思……区块链最大的应用就是炒币”被踢出了群,他对三点钟的评价很简单,“他们一直不说赚钱,都他妈的太虚了。”

6月3日,“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社群创始人玉红的XMax项目代币XMX上线火币前夕,他仿照“三点钟社群”发起“三点钟&XMX全球社群联盟”,在陈伟星等币圈大佬加持下,短短几天就扩张到500人微信群有上千个的规模,累计人数超过50万。

然而,不顾质量的扩张,带来的结果XMX迅速跌到0.0062元一枚的价格。由于火币显示系统的问题,XMX甚至一度成了“归零币”。曾经沸沸扬扬的三点钟社群也彻底彻寂,据参与者说,“甚至连发广告的都没有了”。

这也许意味着“币圈喊单式社群”的终结。区块链项目的社群,总不能再靠糖果了吧。

02

“再见,HADAX”

9月10号晚上七点左右,包括火币COO朱嘉伟、火币高级商务总监鲁迈在内的众多高管集体发布朋友圈,内容为撕掉HADAX牌子的照片,并配字“再见,HADAX。”9月28日,火币落户海南自贸区,HADAX升级为火币创业板,但是更名改姓也难逃交易冷淡,成交量低迷的现状。

HADAX是火币旗下的子品牌,创立于3月,寄托了火币和CEO李林对于区块链的期望,代表了通过社群治理代替团队少数几个权力拥有者的治理机制,作为区块链创新项目的实验田,以运营的透明、公开和社群化为目标。最重要的是为火币带来不可计算的巨额财富。

不过,HADAX注定命途多舛。

6月底,火币网第一任CMO杜均在朋友圈公开指责火币频繁修改上市规则,并宣布退出超级节点。投资者和韭菜们人心惶惶,项目方也寝食难安,火币内部的腐败俨然成了“屋子里的大象”,是一触即发的市场敏感话题。

由于HADAX项目采取注册制而非审核制,项目初审交由超级节点进行审核。这一原本希望借助机构专业性为投资者降低风险的规则并没有达到初衷。相反,这一规则的设定为超级节点提供了权力寻租的空间,导致大量空气币、传销币、劣质币登陆HADAX。

另外,在CDC、HOT、FTI、XMX等多个项目中,均出现了项目最重要投资者同时也是超级节点的情况。这其中关系令人深思,而之后CDC,XMX的归零,CDC“消费链”杨宁公开宣布“离开骗子赌徒横行的币圈”。

回过头来看看当时的HADAX,不免令人深思:当时的HADAX知道自己在为虎作伥吗?

03

“交易即挖矿”——Fcoin生死劫

5月24日,Fcoin推出“交易即挖矿”,51%的平台币FT通过交易挖矿返还给用户,80%的平台收入返还给FT持有者,同时还有邀请奖励机制。依靠着“交易即挖矿”模式,Fcoin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迅速崛起为全球第一大交易平台,甚至超过了OKEx,火币,币安三家交易所的成交量之和。

一时间,各家小型数字货币交易所,例如CoinEx、BigOne、币岁、X网、AAcoin都开启了“交易即挖矿”,更有甚者居然把全部的手续费100%都用于分红。虽然币安CEO赵长鹏等人公开质疑过这种模式,但是Fcoin创始人,原火币CTO张健却信誓旦旦自己有着长远的规划。

FT在宝二爷等人呐喊助威,价格一路上涨,大量投资者纷纷买入。可惜好景不长,6月15日FT开始下跌。面对FT的快速下跌,对此张健祭出了第二个大杀器币改,先是在7月2日开通创业板,首发上币21种,7月5日又发布币改试验区启动的公告。

然而,“币改”首个项目团队Bizkey因“Fcoin公告多于夜间发布影响睡眠”退出币改,而插队的QOS上线即破发,后期又接近归零。这对于本就困难的Fcoin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7月20日FT断崖式跳水,在FT不断下跌的行情之下,Fcoin推出了一系列措施,例如“锁定即挖矿”“投保即挖矿”等概念试图挽回币价,然而大势已去,最终在8月14日,通过公投停止了FT的增发,疯狂一时的“交易即挖矿”的模式也就此结束。

从诞生到消亡,Fcoin只用了不到100天。而伴随其诞生的那些概念,也许本应该有着广阔的前景,但是在利益的驱动下,最终变成了一场流量和资本的狂欢。

04

EOS主网上线与节点争夺

6 月15 日凌晨1 点,被看好是以太坊杀手的EOS终于达到全网15% 投票率门槛,主网正式上线。同时21 个票数最高的超级节点名单随之出炉,争夺一年的EOS超级节点之战落下帷幕。

围绕着EOS,争执从来没有停歇。陈伟星、玉红公开指责“EOS是最大的空气币”,而追求效率选出的21个超级节点,也被质疑EOS 投票机制不健全,仰赖大户而不是制度推动。例如以太坊创始人维塔利克就强烈怀疑DPoS模式会导致普遍的贿选,严重违背了“去中心化”,此外75% 的代币高度集中在前100 大持有者手中,这使得普通用户进一步丧失话语权。

但另一方面,EOS的TPS达到百万级,并在工信部赛迪区块链研究院的全球公链排行榜中连续蝉联第一,又佐证了其技术的被认可程度。DApp的开发上,EOS也一直名列前茅。在区块链的不可能三角中选择另一个方向突围,或许也大有可为。

不过,EOS平台DAPP有85%都是博彩类,同质化严重,在研发上风险比较高。另外,进入12月的低潮期,EOS大幅度的下跌,甚至据称某超级节点一天的成本只比利润少8000元,又不得不让人发出疑问:它究竟是区块链安卓,还是最大的空气币骗局?

05

首张“区块链”发票诞生

2018年8月10日,深圳国贸旋转餐厅开出了全国第一张区块链电子发票。

根据报道,深圳试点的全国区块链电子发票,背后的主导者是深圳市税务局,技术底层来自于腾讯,且项目得到国家税务总局的批准与认可。这次区块链电子发票,是区块链技术第一次切实走进普通群众的生活,如果这种模式未来能够推广到整个电子发票领域,并在中国各个行业进行普及,将会对每个人的生活带来彻底的改变。

06

被封的公号

8月21日,包括金色财经、火币资讯、大炮评级在内的大批区块链媒体被微信封禁。腾讯官方对此表示,部分公众号涉嫌发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违反《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已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账号被永久封停。

逃过一劫的其余区块链媒体和其他从业者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8月22日,北京市朝阳区金融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了一份文件《关于禁止承办虚拟币推介活动的通知》。文件要求,辖区内各商场、酒店、宾馆、写字楼等地不得承办任何形式的虚拟货币推介会宣讲活动。

07

拥抱监管,敬畏趋势

8月24日,中国银保监会与公安部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提示》明确指出,部分“区块链”项目以“金融创新”为噱头,实质是“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资金运转难以长期维系。

8月28日,互金举报信息平台将“代币融资发行”列入“互联网金融举报范围”。

严厉的监管打击了加密货币行业。从去年“九·四”央行禁止一切ICO发行以来,经过一年多时间,市场从“出海躲避监管”转向了“拥抱监管”。从业者意识到,监管会大大引导区块链的发展,同时,区块链也会引导监管的发展。拥抱监管,敬畏趋势是全行业的发展方向。

08

昙花一现STO

STO(Security Token),即证券型通证,是有资产依托,在法律意义上定义为证券的数字货币,需要在证监会备案,接受审查,代表真实的权益。

首个STO项目是tZERO公司在美国通过美国证监会(SEC)审查上线的,有别于以往的使用型通证(Utility Token)剑走偏锋规避审查的路径,STO主动接受审查,发行和交易完全遵守美国证券发行和交易的规定。

这一概念迅速掀起了区块链行业的讨论热潮。一时间,关于STO的沙龙、茶会、线下课程如火如荼地在各处开展。

然而,12月1日, 2018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管理局局长霍学文表示,在北京做STO,将被视同非法金融活动予以驱离。STO从行业明星到无人问津,只用了短短两周。

STO的受挫并不仅仅是个例。在传统金融业试图与区块链结合的过程中,获SEC许可发行,锚定美元的稳定币USDT在10月也一度遭受信任危机,其原因是发行公司Tether资金数目受到质疑和USDT在2017年的超发

可以看出,直接无视区块链的特性,只是试图把传统金融市场固有经验照搬到行业中,并不能够解决区块链的问题,反而会引入传统金融市场本身顽疾。

09

算力之战

这场发生在比特币最大分叉币“比特币现金”(BCH)上的分叉之争,被视为比特币岁末暴跌和加密货币市场萎靡不振的罪魁祸首。

比特币的第一次硬分叉发生在2017年8月1日,正是这次硬分叉诞生了BCH。而BCH和经典比特币的争端发生在对于区块大小的定义上。经典比特币坚持比特币的每个区块都要维持1M大小,而吴忌寒、澳本聪主导的另一派则将区块大小放大到8M,并且加入了区块大小可调节功能。

而本次分叉的原因则是“澳本聪”认为BCH的底层代码不可改动,还应该坚持中本聪最初的“一种点对点的支付系统”理念,并希望将区块最终扩容为128MB;而吴忌寒和比特大陆则认为,比特币是比特币,BCH是BCH,BCH势必要适应更多应用场景,朝着基础公链的方向发展。

此外,这次BCH分叉同之前所有的分叉不同的一点在于,在分裂前夕,“澳本聪”便放话,要动用他所掌控的各种资源“发动战争”,甚至“用钱摧毁比特大陆”,因此便有了这场“算力大战”。

11月16日凌晨01:52起,BCH公链开始实施协议升级,从块高度556766起,算力大战正式开始。吴忌寒调用比特币矿池的九万台矿机“关东军”,其阵营一直保持出块领先,成为最后的赢家。

然而,这场算力之战似乎并没有完结,澳本聪以其马拉松的心态来对待,看上去更像是一场持久战。比特大陆赢了战争,但其赴港IPO计划似乎也因此遭受重创。

10

矿机论斤卖,矿圈上天台

在比特币挖矿的矿机发明后,诞生了一个概念:关机币价。这个词的意思很简单,当矿机使用的电力成本超过比特币价格时,那还不如直接关机买币合算。

11月22日,比特币价格触底4300美元,蚂蚁矿机T9正式达到关机价。伴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下跌,许多矿场关门,一时间“矿机按斤甩卖”被顶到榜首,矿主纷纷感叹度日艰难。

但矿主对此有另外的回应——由于缺少成本更低的水电,每年冬天都会淘汰一批矿场。丰水季的用电成本只有几百万到上千万,但是在枯水季,一家中等大小矿场每个枯水期,要花费几亿元的电费。矿场运营的压力可想而知。

此前,矿机企业如嘉楠耘智,亿邦国际的IPO申请书已被港交所驳回。嘉楠耘智的IPO失败,似乎宣布了比特币挖矿相关企业获取资金能力遭到的质疑。

进入年末,比特币,以太坊,EOS等加密货币都在缓慢回温,行业内的乐观者们相信,2019年或许会是区块链新的春天。而即使是悲观者,也不可否认,区块链还在发展之中,谁也无法预料到未来将会发生什么。

也正因如此,区块链的新十年,2019,更加令人期待。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content@it.test。

下载 ChinaIT.com APP,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