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机或更需要开源?

毫不夸张地说,绝大部分现代生活都与智能手机有某种关系。即使是最简单的事情,比如发短信和打电话,廉价的入门级智能手机也开始代替非智能手机。其原因不难理解。这些能装在口袋里的微型电脑能做任何事情,还能直接或者通过云存储任何数据。从某个方面来说,它们是有史以来最个性化的个人电脑,这也是为什么能让所有人用上开源智能手机,最好是开放智能手机变得比以往更重要。

开源甚至开放硬件的需求并不是在智能手机上第一次出现的。每次有新一波设备出现时开源社区总会希望有某种产品,不仅能满足我们的需求,还会考虑到我们的原则。

Openmoko 虽然不是第一个,却是最接近成功的一个。2007 年发布的长相奇怪的 Neo 1973 不仅提供了手机 Linux 操作系统,还提供了运行该系统所需的“开源硬件”。该手机及其后继者 Neo FreeRunner 虽然由于跳票和产能问题削弱了人们对它们的关注程度,但 Openmoko 依然成为了 Linux 和开源历史上的传奇。

并非偶然的是,就在同一时期,(原来的)诺基亚发布了它的“互联网平板电脑”系列 N800 和 N810,这一系列在 N900 和 N9/N950 智能手机时代达到了顶峰。所有这些手机运行的都是 Linux,与现在的 Android 甚至 Ubuntu Touch 相比,这些手机的系统更接近桌面版 Linux。但是,它们并非在软件和硬件上完全开放,但足以让开源社区在诺基亚灰飞烟灭后依然能保持它们的活力。

当然,一些人会争辩说,这些年开源的火种一直由 Android 保持。毕竟,它是开源操作系统,对吧?这取决于你问的是谁。虽然 Android 的内核的确是开源的,但绝大多数用户用到的 Android 并不是,不论核心的二进制文件还是 Google Play 服务都不是。

然后是 Ubuntu Touch 手机(我们就不用说 Ubuntu Edge 了吧?)肯定比 Android 更 Linux,它也更接近于消费者能用得上的开源 Linux 手机。理所当然地,它严重依赖于一些私有的 Android 组件才能运行在消费级的手机上。不幸的是,最终它在商业上失败了,OEM 厂商也迅速失去了对该平台的设备。Canonical 为其准备的 NIH 功能可能也无济于事。

新的对手

由于廉价硬件、开源硬件的出现,最近人们又开始对开源手机感兴趣了。包括使用树莓派等单板机的疯狂 DIY 玩家,有时还会有一些众筹的项目。这些说明,对开源手机的兴趣绝非小众,但还不足以转变成可持续的商机。

后来出现了 Purism,他们成了保护隐私的 Linux 笔记本的代名词。考虑到今天智能手机在人们生活中的地位,该公司开始尝试将他们的理念和经验带到移动世界。于是 Purism Librem 5 诞生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它是众筹的。与之前的众筹和商业尝试都不同,Purism 把开源开发者和社区的贡献放到了第一位,甚至雇佣了一些开源开发者。尽管该手机依然在开发中,但已经遇到了一些障碍。我们稍后会看到,这是任何小型开源手机厂商早晚都会遇到的障碍。

最后加入开源手机行列的是芬兰公司 Necumo Solutions 出品的 Necumo Mobile,他们的口号是“专注信息安全和隐私”。他们与 KDE 社区合作,将 Plasma Mobile 带到了手机上,打造一款真正开源、真正安全的手机,虽然在某些硬件上依然需要私有的固件来驱动。这才刚刚掀开了开源手机的第一页,谁会成为第一个成功商用的手机,我们拭目以待。

隐私和安全

早期开源手机都在尝试解决开放性和可改造型,而最近的开源手机都将焦点放在了隐私和安全上。这一点正反映了当前智能手机的现状,人们担忧它并不仅仅是互联网和服务的入口,更是间谍、黑客和罪犯的后门。

当然,智能手机厂商和平台开发商会公开禁止对他们产品进行破解和设置后门的行为。但是,如果政府对他们施加压力,他们并没有什么办法拒绝。而且,我们从来没办法确保任意一方信守他们的承诺,其中包括 OEM 厂商、政府、网络运营商等。除非人们能自由、合法地查看并检查其源代码。

大量的个人信息甚至工作的内容都存储在手机上,或者通过手机传播,手机的使用程度要比个人电脑高得多,而现状我们对它毫无控制,对它的原理也一无所知,这本身就是令人恐惧的事情。而且这并不是理论上的情况,不论哪个平台都存在着大量的垃圾邮件、欺诈短信、木马、身份跟踪脚本等。这不仅仅是一种可能性,而且是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

长寿度

开源手机还有另一个原因,Android 的用户可能比 iOS 的用户理解得更透彻。不论厂商明确说明还是默认,绝大多数 Android 手机都只保证 2~3 年的更新。在这之后,你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抵御各种安全漏洞,或者忍受低性能且过时的软件。苹果虽然承诺会支持老设备,但只要苹果想改变主意,用户也毫无办法。

而开源手机至少在理论上不需要担心过时,只要还有人愿意更新相应的软件。而且,如果一个平台不能工作了,用户也能安装另一个操作系统。没有任何形式的锁定。能够在设备上运行任何 OS,甚至在设备超过支持的年限后也能运行,是用户的梦想。不幸的是,这种梦想恰恰与生产开源智能手机的商业模型相悖,会大幅度减少开源手机的销量,甚至阻断这一想法。

商业因素

尽管很显然开源智能手机能赢得消费者和软件开发者,但对于硬件厂商来说它并不仅仅是风险,甚至会成为损失。很不幸的是,智能手机市场的发展方向造成用户认为手机每两年就应该升级一次。在古老的功能手机时代这也许没问题,但想像一下,如果你要以这个速率更换笔记本电脑会怎样。考虑到智能手机的性能和价格都达到了入门级笔记本电脑的水平,这个比较也不能说不公平。

给开源手机造成障碍的还有其他商业实践和商业期望。创业公司和梦想家们可以设计自己的手机,但如果你不是大公司,或者不下几十几百万的订单,零件制造商和组装厂商甚至不会看你一眼。就算你幸运第找到了供应商和合作商,目前的市场发展是围绕封闭固件进行的,它们并不能很好地与开源合作。

Canonical 尝试过阻力最小的方式:与 OEM 厂商合作,在现有的设备上安装 Ubuntu Touch。从某些方面来看这种方式有效,也是一种妥协,只要你不介意手机里埋藏着各种二进制的闭源代码。不幸的是,由于其他原因,这种方式未能长久,而且比 Ubuntu 还小的厂商更难找到愿意冒险合作的合作伙伴。

许多眼睛在监视

虽然真正基于开源 Linux 的手机会成为保护消费者隐私和安全方面的巨大进步,我们还是不要骗自己了。开源并不是万能灵药。就像 Linux 和开源世界一样,安全和隐私并不是开源自带的属性,而是由于开源可以让开发者和用户监视其代码,使得安全和隐私成为可能。

实际上,开源移动平台所需的监视要大得多。开源世界没有像 Google 或苹果那么多的资源和人力去审查系统的方方面面。代码也未必永远看得懂,甚至对于经验丰富的 Linux 用户也是如此。只能依靠支离破碎的社区来监视这些手机和手机上运行的软件。

在这一点上,真正的开源智能手机,真正能够保护消费者、真正由消费者完全控制的手机,依然只是个梦想。当然,还有一些貌似很诱人的东西,但与市场上更先进的半私有手机相比,它们毫无任何优势。一切劣势似乎都针对开源,开源的拥护者们也许只能是梦想家和反抗者了。这些梦想真正需要的是强有力的支持,也许,也需要一些经济上的支持。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content@it.test。

下载 ChinaIT.com APP,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