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局蕴新机!“牵手”公立校或成在线教育机构转型新方向

(ChinaIT.com讯)北京的9月,暑热消退,秋意渐浓。

位于北三环的海淀黄庄见证了2021年夏天的变迁。这里曾经被成为“宇宙补课中心”,在长达十余年的补习产业中,依托着“海淀六小强”的招生政策指挥棒的变化而沉浮。在这里也聚集着新东方、学而思、高思、豆神教育、杰睿教育等在内的诸多教育培训机构,由于学霸的出入,深受家长们的顶礼膜拜。

然而,这一切在2021年的夏天变得有所不同。

7月24日,重磅的“双减”政策落地;7月30日,教育部发文明确学科类和非学科类的培训范围;8月18日,北京正式发布“双减”具体措施,确保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家庭教育支出和家长相应精力负担于2021年底前有效减轻、两年内成效显著;8月24日,上海也发布“双减”细则,计划用一年的时间,完成相应的“双减”工作目标。

除上海北京外,广州、成都、重庆、海南、江西等地已经陆续发布“双减”政策细则,相关内容整体上与中央出台的全国性“双减”政策保持一致。

在这波监管风暴之下,K12教培机构首当其冲受到较大影响。有些选择撤离、有些闪电裁员、收缩业务。如今在海淀黄庄的各写字楼里,这些学科类培训机构大门紧闭,备显冷清,昔日的风光无限瞬间变为梦幻泡影。

编辑搜图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线教育的市场并不会消失,如何转型和继续发展也成为摆在这些教育机构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随着公立校作为教育主阵地已成为广泛共识,在教育数字化加速发展之下,在线教育机构又会与公立校擦出哪些“火花”?

求变:双减政策下的急速转型

近年来,K12在线教育市场突飞猛进。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统计,中国K12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自2015年的32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670亿元人民币,复合年增长率为114.7%。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K12在线教育市场爆炸式增长,规模约为1687亿元。

“双减”落地后,义务教育学科类培训、学龄前、在线外教、拍照搜题等在线教育市场将急剧萎缩或消失。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3.25亿,较2020年12月减少1678万。在K12市场中,好未来的学科培训占比75%,受影响最大,其次是新东方和高途,各占比50%,相对也有较大影响。对于未上市的猿辅导、作业帮来说,虽然没有明确的数据,但二者均是K12在线教育业务为主的机构,“双减”对他们来说几乎是灭顶之灾。K12在线教育公司必须拓展新的业务,转型迫在眉睫。

中国软件网记者此前曾加入了一位网易有道少儿英语的课程微信群,与之前每天都活跃推广少儿英语课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自7月下旬之后,该群已沉默数月。一位网易有道课程顾问对此表示,“少儿英语那边现在都不做了,该走的也都走的差不多了。”

根据网易有道8月31日发布的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K12业务约占公司第二季度总收入的41.2%,其中受“双减”影响的义务教育阶段占第二季度总收入的24.2%。虽然其CEO在分析师电话会中坦言公司的K12业务也受到了重大影响,但好在多元化的业务支撑下影响相对较小。

伴随着“双减”政策的落地,弱化K12在线教育业务,强化智能学习硬件业务成为网易有道的重要选择,并在素质教育和成人教育方面进行探索。线上来看,网易有道的素质课程已覆盖围棋、编程、科学、美术、少儿编程、机器人等多个类目。线下方面,网易有道在北京开设了有道成长中心,致力于发展少儿素质教育,注重于少儿的智力开发、逻辑训练、思维培育等。

网易有道副总裁苏鹏公开表示:“我们经历了从不聚焦到不焦虑,曾被投资人担心业务不够聚焦,现在我们反而受益于‘不聚焦’。”

除了网易有道外,猿辅导公开宣布转型素质教育,推出首个AI互动内容+动手探究的STEAM科学教育产品“南瓜科学”,采用“AI互动学习+动手实践探究”的学习方式,培养青少年人群的科学素质。瑞思教育宣布品牌升级,从“瑞思英语”升级为“瑞思教育”,并推出然点科学馆、瑞思海芽成长空间和瑞思研学三大全新品牌。跟谁学更名为高途后,将考研、职业培训等成人业务更名为高途学院,推出“同心圆”考研教学产品生态体系,聚焦成人考研。另将金囿学堂APP更名为“高途财经”,与高途App打通,深入职业教育领域。

作为一家知名的一站式视频技术服务商,百家云教育产品线覆盖大班直播、小班互动直播、直点播、网校系统、双师课堂软硬件系统、视频AI系统解决方案及智能硬件等,自2017年成立以来,在近五年的发展中,一直为教育机构、学校提供服务。

百家云总裁马义曾当过一线教师,如今是视频AI技术与教育及相关直播场景领域的行业专家。他在接受中国软件网采访时表示,在政策压力下,在线教培机构急于调整业务,会向素质教育、成人教育、职业教育等相邻领域谋求转型发展。

百家云总裁马义

K12教育机构转型素质教育的优势在于核心用户的重合度较高,教师、教室、生源的复用性极高,转型职业教育的优势在于,机构过往积累的部分营销运营经验可以直接套用。但虽同为教育服务,但这些细分赛道也存在明显的差异性,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够成功转型。K12教培机构转型非学科类素质教育为例,两者从招生模式、知识需求,再到学习效果、环境、员工和培训模式的发展路径都有所不同,因此转型必定遇到许多难处。

在马义看来,公立校是教育培养孩子的主阵地,在线教育机构应该成为公立校的有利补充。在教育行业去资本化、去营利性成为明确趋势的背景下,在线教育机构更应该找准自己的定位,通过更灵活的方式为公立校做好支撑和补充。

融合:教育数字化下的新方向

如今的教育数字化正在加速进行,无论是公立校还是在线教育机构在教学内容数字化、教学设备数字化等方面都呈现出运用广泛、相互融合的特点。

广州市第二中学的林盛华老师结合自身多年的教学经验,向中国软件网介绍了广州二中在教学内容数字化方面的探索。林老师认为,教育数字化更多的是需要聚焦教学资源的建设,辅助教师教学。以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辅导为例,林老师专门建立了教学网站,引导学生在网站上做题、考试,并实现远程教学。

“我们会给一些试题打上标记,根据算法实现自动出题。根据学生的能力提供有针对性的训练,而这些包括训练在内的教学活动,都是通过这个教学网站进行。”如今,已经运维了6年教学网站的林老师非常看好这样的教学方式,“不仅能够培养学生的学习能力,让他们学会独立思考,对于开拓学生的思路也有积极作用。”

教学设备的数字化不再是在线教育机构的“专享”,目前,已经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公立校的课堂上。

太原市杏花岭小学的李妍老师介绍说,除了常规的录播教室、大屏、摄像头之外,学校还引进了希沃白板这样的软件系统辅助教学。“以希沃白板为例,具备云课件、素材加工、学科工具等备课功能,还有思维导图、趣味课堂等多样的授课功能。”李妍老师表示,“在实际教学过程中,学生们最喜欢的是趣味分类、知识配对等在内的活动模块,并在白板上进行实际操作。这些多样的教学形式不仅有利于实现课堂教学方式的变革,也有利于调动学生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活跃课堂气氛,提高学习效率。”

那么在线教育机构在数字化方面积累的经验又该如何与公立校进行有效的融合呢?

对此,马义在百家云长期服务的教育类客户积累的行业经验的基础上分析到:经过长期发展沉淀和总结,在线教育机构在教研、课件、作业、师生互动等方面的一些工具和方法是值得在公立校中进行推广和发展的。“其实无论行业怎么变,需求还在,群体也在。与之前相比,只要沉淀出来的工具和方法有价值,即便换到另外一个阵地,也还是能发挥显著优势。”

马义还表示,当前国家大力推进课后三点半的教育服务,在此背景下,各个地区都有大量课后教育服务的需求。但对于公立校来说,师资人员不足是现实问题。作为在线教育机构,与课后教育服务平台建立合作,对公立校的教育进行更好的补充和融合,换一种新的形式服务进入学校服务孩子,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海比研究院研究总监宋涛认为,在线教育机构切入到公立校的教育数字化转型中会带来三方面的积极作用。首先是促进了课件的教育数字化。“在线教育机构在多年的教育实践中,在打造个性化的课件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随着教育机构与公立校的发展融合,整合了优质资源的在线课件能够为公立校的学生提供更好的课程效果。”其次是加速公立校软硬件设备的数字化进程。在线教育机构的网络教学设备以及相应辅助教育软件可以为公立校带来新的教学体验。此外,教育机构包括先进理念、教学方法等在内的教育数字化的相关方案可以为公立校带来借鉴和参考,帮助公立校适应教育数字化下新的课程形式,准备数字化授课内容,并探索适应数字教学模式的学生评价办法,以缓解教学供给侧的数字鸿沟挑战。

创新:先进技术加速教育数字化进程

近期,长宁将建设上海首个教育数字化转型试验区的消息引发广泛的关注。根据媒体公开报道称,首个教育数字化转型试验区将围绕构建一个(智慧教育)生态圈、两级(区校)数字基座、扩充三类数字资源(开放性接口数据、标准化数据、仓库数据)、实现四大教育功能(智慧学习、智慧课堂、智慧评价、智慧治理)转型、打造N个应用场景,实现教育核心业务流程再造、数字生态环境重构,激发教育活力,实现教育绿色、协调、可持续发展。

教育数字化转型中“数据”是关键,要注重数据的积淀和运用,同时要关注“生态”营造,利用“低代码、轻应用”的模块化开发工具,让教师能够快捷地开发教育应用。而这些背后都离不开先进技术的支撑。

马义表示,相较于学科类机构以结果为导向的产品属性,素质教育更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如何在有限的培训周期中形成可视化的结果反馈,对老师、家长、学生都很重要。作为一家技术服务型公司,百家云的优势除了在音视频实时通讯服务外,还在于对数据的分析。“我们在与客户合作的过程中,会结合深度学习等技术对客户的自身业务场景和数据积累进行分析,将教-学-测-练-评’环节的数据价值挖掘和呈现出来。”

依赖于技术的进步,素质教育的呈现形式也将愈发多样。马义提到,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将有助于书法、音乐、美术等课程体验感和效果的提升,并有利于形成标准化评价方式,后续随着AR、VR技术的突破,可穿戴设备将应用于科技类、体育类、劳动实践类课程,从而打破在线学习的障碍。

林盛华老师结合算法的自动出题将会迎来广泛地普及。接入算法之后,有效提高教学的质量和效率,通过打造个性化的作业产品,将教师从不同的应用中解放出来,让教育的数字化更好的进行展现。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8月31日北京市举办的教育“双减”工作第三场发布会上,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奕表示,中央和市级文件中都特别提出,在进一步转型升级的过程中,要拓宽视野、统筹资源,符合条件的社会优质资源和优质师资都可以参与到课后三点半服务中,与公办老师一道,立足学生的多样化需求,携手提升教育供给和服务质量,构建形式多样、来源多元的高质量的课后服务体系。

北京的官方“表态”或将为全国其他地区带来指导和借鉴意义。在线教育机构以提供课后服务的方式与公立校的结合也更值得期待。

虽然先进技术能够加快教育数字化的转型,但也面临着如何将新兴技术拓展到更多应用场景,以及对广大教师的信息和数字技能培训也需要大力加强等在内的现实问题。

对此,宋涛提出了三点建议,在线教育机构由to C向to B转型,首先应该做好定位,明确公司的战略目标,并在此前提下发力和深耕;其次是商业模式的设计和规划,尤其是要确定盈利模式、主要客户群体、服务范围等,再次是要做好组织架构的优化调整,将公司组织设计、人员配置等按照新定位、新战略、新模式进行优化调整。

因材施教、因人而异,在倡导个性化教育,迎来大变革之下,教育数字化发展也蕴藏着新的机遇。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content@chinait.com。

扫码关注ChinaIT小程序,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