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6000字的来信,看透27万亿产业数字化价值

 

所有以产业互联网为旗帜的企业,必须让外界看见你的数字化价值。

(ChinaIT.com讯)消费互联网向“厚”,产业互联网向“千”。

当数字化与实体产业结合,产业互联网“双千亿”企业将在哪些领域诞生?亿邦动力及亿邦智库董事长郑敏带领团队对产业互联网进行了长期研究,对近千家产业互联网企业进行了调研。本文来自郑敏,他将阐释关于产业互联网的最新观点,回答这样几个问题:
1. 为什么产业互联网要强调数字化价值?
2. B2B为什么都在改造和连接工厂?
3. 央国企数字化采购为什么值得关注?
4. 如何超越传统软件价值看SaaS?
5. 数据风控能否让银行供应链金融放量?
6. 哪些行业产业互联网突破点值得看?
 
01
为什么产业互联网要强调数字化价值?

先说说亿邦为什么坚定看好产业互联网。

中国的电商起初是跟美国学的,有那么一段时间,投资中国电商就是投个商业模式的美中时间差。但产业互联网不一样,中国特色极其鲜明:借势于电商繁荣外溢,起量于实体产业链供应链数字化。

中国的产业互联网既含有电子商务的强力拉动,也有工业互联网的基础支撑,产业互联网是产业数字化进程催生的新业态新模式。

我们用了三年时间研究产业互联网,在短链、中链和长链三种模式的基础上,进一步把产业互联网企业分成了3+1四类范式,也就是网络协同智造、数字供应链、双能力(智能定制和快反)品牌和具有数据智能特征的企业科技服务。

产业互联网不一定只是TO B,但一定与B有关。此前的20多年,互联网对B端的价值主要还是停留在营销和供需对接层面,所剩价值空间已经不大。B端要释放出巨量空间,必须从数字化找突破口,否则不足以寄托各界期待。

为什么中国很多行业的品牌年营收规模顶多百亿左右,而国际品牌都是千亿营收规模?我们认为,症结在数字化,机会在产业互联网。

一位研究制造业信息化20多年的专家朋友说:“我们制造企业生产过程的上网率肯定低于5%。”另有多个维度行业数据表明,我国企业数字化采购率也低于5%。

数字化融入实体经济,我们能看见产业互联网培育若干“双千亿”企业的可能性,这是意义巨大的动力机制。

但是,要特别注意,数字供应链价值绝不能仅局限于贸易,网络协同智造绝不能留恋在工厂信息化,双能力品牌背后一定要有算法支撑的全产业链竞争力,SaaS绝不能靠传统的软件服务收费模式长成“双千亿”企业。

数字化价值指向两个“协同”和两个“提升”,即,更长的产业链协同,更大范围的产业生态协同,全要素生产率和全场景服务能力提升。

月初,在嘉御基金办公室,卫哲先生说,原则上他们已经不投B2B交易了。如果投,那必须是由技术驱动的交易。

亿邦北京办公区旁边,有家具备研发能力的贸易公司,去年自建了数字化平台,今年销售额已经翻番。

2022,所有以产业互联网为旗帜的企业,必须让外界看见你的数字化价值。

02
B2B为什么都在改造和连接工厂?

B2B电商交易规模大,占电商总交易额70%以上,但近二十五六年都没跑出好公司。

我曾经十分认真地请教二级市场的明星基金经理,贸易商为什么不值钱?他说“两头都是甲方,不是垫资就是赌行情,贸易中间商能有多少利润,能有多大的可持续增长能力?”

是啊,贸易商利润率不足,成长性不高,与其是否应用了互联网无关,第三方撮合模式更是如此。

“只有交易不行,没有交易也不行”,我们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贸易为表,数字化为里。供应链的数字化管理和运营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纵向,数字化改造连接工厂;横向,数字化调配物流、加工、数据及金融资源。

银河系老蔡投了一家医疗器械出口企业“联医”。据联医CEO王鹏介绍,他们在海外市场得到客户认可,是因为他们在国内已经改造了300多家工厂,帮助这些工厂上了云MES和物联网传感器,能够做到产能和交付在线,成为海外医疗零售企业的最优供应链方案提供商。有客户资金周转率提高4倍以上,库存周转率提高50倍以上。

2019年产业互联网第一股国联股份,两年来股价一直飙升,市盈率90多倍。国联股份的“云工厂计划”,依托平台的订单、供应链及技术吸引力,为工厂提供原材料采购、产成品销售和数字工厂解决方案等一站式服务,计划3年内建100家。

国联今年在湖北仙桃,完成了第一家云工厂的改造。总裁老钱介绍说,云工厂实施既需要商业逻辑驱动,也需要许多技术难点的突破。比如,AI摄像头可能做到猪脸识别,但却识别不了传送带上的袋装化工品。接下来,国联将按照“质检、能耗、作业、安防、排产、设备、生产、物流及运营管理”等9个环节数字化,贯通连接工厂。

值得注意的是,数字供应链连接改造的工厂数字化,落脚点大都与业务增长高度相关,实效性极强。比如硬之城从工程设计端入手,实现海量电子元器件的BOM智能匹配,智能拼版制版;从销售端智能报价着手,引导机械非标准件制造企业实现生产进度可视化。用硬之城CEO李六七的话说,“设备在线、生产过程在线、研发设计在线。”

企业信息化的集成商可以是软件公司,也可以是硬件公司。产业链供应链的数字化集成商,最有可能是产业互联网平台。

医疗器械、钢铁、化工、电子、机械等等,虽然行业不同,但从贸易出发、连接改造工厂、寻找数字供应链价值的逻辑是高度相似的,智能检测、智能报价、智能匹配、智能拼/制版、智能监控产能、仿真设计、智能调度等有实际效果的数字化应用联网在线,各自的切入点,以及延伸产业链的商业和技术逻辑,都值得观摩参考。

03
央国企数字化采购为什么值得关注?

近两年,央国企数字化采购急速激活了产业互联网市场中的相关领域。今后,作用还将更加猛烈。

7万亿元以上的市场容量,就像巨型水库开闸放水,下游各条河道被迅速灌满,产业生态必然繁荣、猛长。

不久前的2021中国电子商务大会上,国网电商公司总经理王延芳给到了这样一个数据:纳入统计的74家央企电子商务交易规模高达7.86万亿,连续三年实现了28%以上的增长。

亿邦智库发布的《2021数字化采购发展报告》显示,办公用品、MRO、生产辅料、员工福利等非生产性物资的采购,整体市场规模在十万亿级。这其中,以MRO和办公用品采购数字化进程走在前列,两大品类市场规模都超过2万亿,但数字化渗透率均不足5%。此外,企业福利礼品、定制化产品、团餐供应链等细分领域也都是万亿级市场。

央国企稍稍开闸,京东工业、震坤行就已经是估值超过20亿美元的企业;得力、齐心、晨光都从知名文具品牌企业,延展提供B2B采购平台;有28年从业经验积累的欧菲斯,以全国领先的数字化采购平台身份入场;年销售额百亿以上的工业品行业龙头鑫方盛,率领全体7000多名员工誓师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给实体企业带来了数字化生态竞争力和大规模增长想像空间。

这些企业长期积累的运营能力正在平台化和生态化,商业知识经验正在应用于多场景采购平台,支撑全国24小时交付的信息网络已经形成,实用的数据智能正在发挥作用。

从平台运营能力和数字技术两个视角,我们可以探寻类似企业的竞争力体系,看到他们的区别于传统的采购供应商的、千亿级的数字化增长空间。

另外一个角度,央国企的电商公司都有做大做强、成为双千亿产业互联网公司的机会。宝武集团旗下的欧冶云商,经历两次股份改革,今年7月提交招股书,计划在创业板上市;中建筑集团旗下的云筑网,在建筑产业互联网方向实现了业绩的高速增长;五矿集团,调整数字化切入策略,以龙腾云创和龙腾数科再战产业互联网;中国石化易派客工业品电商平台中文站截至去年9月累计交易金额即突破1万亿元,国际站累计交易金额超过370亿美元。同样一年采购额超过5000亿的中铁建,也在积极筹建具有鲜明产业互联网特征的公司“盘古云链”。

04
如何超越传统软件价值看SaaS?

软件是商业知识经验的数字化。

信息化软件是企业内部管理流程的数字化,SaaS则应该是产业链协同方式的数字化,SaaS的两个核心价值,一是连接价值、二是数据价值。

事实上,软件公司也都在向SaaS价值转型,以前软件是解决企业内部信息化问题,现在SaaS部署在云端,企业内部可以用,企业上下游合作方也可以用。

2020年2月,用友网络市值首次突破千亿,其今年上半年云服务收入首次超过软件收入;在香港上市的明源云今年年初市值超过千亿港元,2020年SaaS收入超过ERP收入,并且实现首次盈利。

即便如此,软件模型的价值挑战也是巨大的,我记得震坤行创始人陈龙曾提到过一个观点,未来很多SaaS应用会变成通用型的产品,趋于免费化,数字化采购工具可能是首当其冲被免费化、共享的一个工具。

齐蚁科技CEO马松,创业前是京东高级副总裁、POP平台的开创者、618技术总指挥,10年京东技术研发经历。再加上之前在美国EBAY的技术工作经历。刚刚成立2年左右的齐蚁科技,接到了不少大企业的技术解决方案合同。我想,齐蚁PaaS和SaaS竞争力就是创始团队多年商业知识经验的数字化。

我有一种预感越来越强烈:SaaS有没有可能逐步脱离传统软件的变现模式,不依赖按照项目或者年费的收入模式,转为流量收费和数据变现?有没有可能由连接形成生态,由生态形成集约化的采购交易?

市值已经超过京东和拼多多的shopify,营收来自基础订阅、第三方软件佣金和交易额流水抽成。我去交流过的深圳领星ERP,以跨境电商精品店铺作为主要服务对象,按照流量收费、为客户带来数字化增长,已经是其商业价值的证明。

我们去拜访过的农信互联,用SaaS+IoT形成农业养种植智慧管理解决方案,应用于养猪、养牛羊、养鱼养鸡等场景。目前已经形成规模的智慧养猪应用,防控非洲猪瘟用的AI视频识别、智能饲喂设备等形成的数字系统,连接了5万多家养猪场,实现了生猪的生长、防疫等数据实时在线,进一步推出生猪、饲料等集约化采购交易,产业互联网增长想象空间越来越大。

05
数据风控能否让银行供应链金融放量?

“银行不放量,供应链金融永远都是小打小闹,”一位产业界的朋友说,“但是银行也确实是被骗怕了,成本高、风险高、利润薄,出现问题面临追责,行长们不值得冒这么大的‘两高一薄’风险”

这就是供应链金融的基本现状:国家政策有要求,银行创新很积极,就是不敢放量。

这也是摆在产业互联网面前的玻璃门。银行不放量,产业互联网的金融应用场景会越走越窘迫,缺少大资金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更要命的是,如果没有持牌金融机构作为资金方,并承担不良风险,涉及供应链金融业务的产业互联网企业将无法在境内上市融资。

如何打破供应链金融的钢化玻璃门? 

东软集团华北大区副总经理李非在不久前2021中国电子商务大会数字商务论坛提到:“供应链金融的实质是发现中小企业的信用,同时把核心企业的信用赋能给中小企业。信用转化为价值。”就是说要把产业链中业务数据化、资产数据化。

能够做这个事情的正是产业互联网平台,因为产业互联网平台有供应链数据,这些数据使得银行能够更好判断信贷风险。

结合供应链数据,利用发票、应收账款、运输途中的货物等,金融机构能够提供融资租赁、仓单质押、货权质押、应收账款质押、保理、公司理财和账户托管等业务。

如何帮助银行实现数据风控,兰格钢铁进行了尝试,通过EBC管理系统,兰格给钢铁企业、钢贸商做了科技、交易和数据的赋能,形成了完整的供应链数据,一张订单从钢厂出来,如何运输,在哪个建筑工地被使用,所有的节点银行都能够把控,更好地进行风控,更放心地把资金放出来。

中国平安旗下的的全资子公司塔比星,定位是赋能产业数字化变革的产业互联网平台,给大宗商贸企业提供了很多针对性的供应链金融产品,比如支持赊销和预付的“供货宝”。

总部位于广州的DSTP,正在探索贸易服务聚合平台。如果将外贸进出口中仓干配等物流信息、关检汇税信息、企业资质信息、交易订单及应收应付等多维度数据汇集、校验、计算,银行及大资金方的供应链金融放量将成为可能。

工商银行总行原副行长张衢写过一本书《掀起银行的盖头来》,简练准确地点出了银行的商业逻辑——银行的实质是经营“风险”。产业互联网平台是风控数据及系统的提供方,银行和真实贸易场景中的资金需求企业是信贷和风险主体。

数字化连接一切,实现多维度的数据校验评估,用数字技术实现风险管控,也许就是从安全和效率两个维度,银行供应链金融放量的开始。

就在上周五,我接到了一家银行的电话,告知他们自己进行了数据测算,我个人可以有一笔金额还可以的纯信用贷款,年息4.8%。十年前,我们给银行提供了厚厚一摞企业资料,银行来专人花了近三个月时间,才批准了与这次差不多的授信金额,年息加上手续费高达15%以上。

 

06
哪些行业产业互联网突破点值得看?

纵深连接的行业更具产业互联网属性,尤其是多个环节诞生交易平台之后,一些产业互联网突破点也很值得研究。

目前看,纺织服装行业是产业互联网打得最透最深的。

基层棉花收购站到纱厂和坯布厂,有棉联这类数字供应链平台;印染面料到成衣工厂,有百布和智布互联;数据洞察时尚趋势有知衣科技;3D仿真设计和数字样衣有凌迪,AI工厂解决方案有飞榴科技,这两家都是自主研发核心技术打底,延伸到供应链服务的企业;衫数科技在数字供应链技术和服务方面的态势很不错;网络协同智造有犀牛制造和得体等;智能定制品牌有衣邦人,快反能力品牌有SHEIN,这是最有代表性的两家产业互联网双能力品牌,已经站在了IPO的不远处。

汽车流通互联网处于困顿迷茫期,但是今年一家叫“卖好车”的公司带了SaaS工具+重仓重交付的模式。SaaS订单宝帮助小B解决了车源、资金、物流运输等一系列的问题,最终让他们销售转化成本由之前的15%,变为低于5%。目前,卖好车累计服务10000多家小B类汽车经销商,在全国已经建成了342个仓,这些仓在一、二线城市的覆盖率达到94%,三、四、五线城市的覆盖率为31%,覆盖到了250多个城市。卖好车给自己的定位是“基于交付网络的汽车产业互联网平台”。

我认识中农网CEO孙炜大概有10年以上时间,农品电商一直非常难做,更何况产业互联网。但是,中农是成功的,中农网的出发点是用互联网和数字技术,寻找供应链管理方法,某种程度上,是解开了单在B2B交易端发力无法做出好公司的行业之困。

明源云这家公司我们一直非常关注,港股市值一度接近1000亿,现在还有500亿港元,行业SaaS高市值的背后,有怎样的独特价值逻辑?

结语

 根据中国信通院《全球数字经济白皮书》测算47个国家数据,2020年产业数字化在全球数字经济产业中占比高达84.4%,其增加值(参照GDP统计方法)高达27.52万亿美元。

虽然产业互联网从内贸爆发,但是我们从联医(数字供应链方向,医疗器械数字化出海平台)、俄速通(数字供应链方向,品牌数字化出海服务平台)、DSTP(数据智能方向,数据驱动的外贸服务聚合平台)、SHEIN(双能力品牌方向,具有快反能力的跨境品牌)等企业身上明显感知到,产业互联网一定会扩展至全球市场,推动产业链跨境深度协作、数字化协作。

产业互联网是有“根”的新模式新业态,立足实体经济,但必须探寻数字化价值空间。致力于实效带动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我们想,一定有望在更多中央及地方政策文件中看见“产业互联网”。

我们带着这些思考和问题,邀请了很多位上文提到的产业互联网创业者、企业家,出席2021亿邦产业互联网大会分享观点和做法,产业资本领域也约了100多位朋友,聚焦讨论“看见数字化价值”的具体释放点, 让产业互联网“双千亿”企业更加可信,让带动实体数字化转型的脚步更踏实。

这也是一封产业互联网邀请信,11月18日相约北京,一站式看透聊透。

END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content@chinait.com。

扫码关注ChinaIT小程序,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