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Magic Leap放弃,这个平行宇宙AR项目竟化身为广播剧

(ChinaIT.com讯)继Magic Leap将业务重心向B端应用转移后,包括Magic Leap Studios在内的相关C端业务被放弃,导致一些当时正在开发的AR项目夭折。而Magic Leap Studios开发的最后一部MR影片《The Last Light》也由于工作室关闭,差点无法发布。

此外,Magic Leap在去年5月关闭了西雅图办公室,该办公室负责人为科幻小说家Neal Stephenson(Magic Leap首席未来学家)和华盛顿大学教授Brian Schowengerdt(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和内容官),主要由内容研发团队、开发者运营团队组成。这两个团队也是在此前Magic Leap裁员风波中,受影响最大的两个部门。

据了解,Stephenson本身是一名科幻小说作家,在作为Magic Leap首席未来学家期间,主要负责各种跨媒体项目。Stephenson在90年代发表的赛博朋克式科幻小说《雪崩》中,首次介绍了metaverse元宇宙的概念,即:一个多人在线的虚拟世界,用户通过自定义“虚拟化身”来代表自己。

近期,Stephenson与交替现实游戏专家Sean Stewart、游戏开发者兼小说家Austin Grossman合作,发布了一部名为《New Found Land:The Long Haul》的广播剧。据悉,这部广播剧长达9小时,其灵感来自于Stephenson在Magic Leap期间开发的一个AR项目。

实际上,Stephenson在第一届LEAP开发者大会上,就曾透露过名为《New Found Land》的AR项目。他当时称:项目中使用的PHILTR装备被人偷走了,希望尽快归还。当然,这只是为正在开发的AR内容预热的一个策略。

与Magic Leap曾经的许多项目一样,《New Found Land》AR体验受到CEO Rony Abovitz支持,是一个正式项目,但后来依然不得不被放弃。这不仅是因为业务重心转移,实际上与Magic Leap内部运营混乱也有关系。Magic Leap Studios前员工就曾透露,Magic Leap有着远大的目标,大规模的团队,但是人员之间容易互相干扰和竞争,同时进行的项目有很多,难以专注。

而《New Found Land》就是这样一个不幸夭折的项目之一。据称,该AR体验的形式大概是在有声体验基础上,在真实空间中叠加两个虚拟的平行宇宙,相当于为广播剧配上沉浸立体的游戏画面。好在它通过广播剧的形式,能够继续讲述那些未完成的故事。

为了解该作是如何从AR变成广播剧,以及Stephenson和团队在Magic Leap的一些经历,外媒VentureBeat采访到Stephenson和Stewart,同时还探讨了他们如何将科幻、游戏和交替现实元素融合在这部新的作品中。不过,在采访中Stephenson强调,《New Found Land》只是广播剧,没有任何相关的游戏应用。

VentureBeat:可以介绍一下《New Found Land》以及它的背景故事吗?

Stephenson:这部广播剧诞生于我在Magic Leap西雅图办公室负责的一个团队,当时的想法是开发一个适合AR的IP,一个宇宙世界观。

实际上最初就计划开发独立的有声体验,后来在构思背景故事的同时,曾决定将该体验与Magic Leap AR应用结合,不过由于后来Magic Leap转移业务重心,没办法完成AR项目开发,于是决定继续将有声体验以广播剧的形式发布。

在这个虚构的故事中,讲述了几个在Magic Leap研究光学的科学家,被分配去调查Magic Leap早期原型设备中的视听故障。

在调查过程中,他们发现这些视听故障并不是随机的,而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微弱信号。

于是,这些科学家研发了一种叫PHILTR(跳相层间传输抑制器)的装置,用它来消除和接收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信息。除此之外,如果将Magic Leap头显接入PHILTR,便可以看到另一个世界的样子。

实际上,《New Found Land》中存在另外两个世界:Laminar和Old Gnarly。其中,Old Gnarly背景大约设定在1000年前,不过与我们世界不同,这个1000年前的世界受魔法支配。而Laminar则设定在100年前,这个世界被一种从未见过的酷炫模拟技术所掌控。在Laminar世界中,你可以看到会飞的车、喷气背包、爆能枪等技术,但是这里没有数字技术或网络。有趣的是,Laminar时代已经在火星殖民,不过依然在使用纸质电话簿。

该剧有三个主线情节,第一个是一个叫Yarnies的论坛,这个论坛的粉丝都喜爱某个黄金年代出版的漫画,不过在剧中的世界该漫画并不存在。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中从不存在的东西,却存在于许多人的记忆中。

第二个情节是,一名Magic Leap光学科研人员发现了另外的平行世界,并且通过PHILTR认出了这些世界中的景象。这位科研人员有一个古怪的“漫画家”弟弟,曾经用画来描述这两个平行世界。

而第三个情节则是,一个高中毕业的孩子在YouTube视频中称,自己发现了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特工。在整部剧中,这三个情节同步铺开,构成了整个故事。

在这个广播剧中,有两个虚构的Magic Leap员工,他们第一次出现在2018年。当时,Laminar的特工被派到Magic Leap西雅图办公室,调查发明PHILTR的一男一女。特工的到来,引起了渲染大波,于是一段交替现实游戏情节便展开。至于接下来的故事,直到我们与Audible制作人交流后,才决定通过广播剧的形式继续讲述这个故事。

由于Magic Leap关闭西雅图办公室,导致旗下内容研发团队和开发者运营团队解散,于是《New Found Land》制作团队在2020年4月被迫离开Magic Leap。不过,在Audible的帮助下,该团队继续完成了广播剧的创作。

据悉,Audible在得到Sean、Austin和Stephenson写的剧本后,便开始录制这部广播剧。整部剧中共有15人配音,和普通的有声书并不同,更像是语音版的电影,其中包括音效、音乐等元素。

VentureBeat:《New Found Land》版权属于你们还是Magic Leap?

Stephenson:Magic Leap,不过现在它的重点不是C端业务。

VentureBeat:未来,是否希望以AR的形式来呈现《New Found Land》?

Stephenson:《New Found Land》是为AR量身打造的,它的故事情节和IP适合AR应用,因此未来与AR结合是可能的。实际上,在Magic Leap期间,我们为《New Found Land》初步开发了LBS AR体验,可以让你通过AR看到窗外拓荒者广场在Laminar和Old Gnarly两个世界中的不同样貌,还可以与这两个世界互动。

不过,开发这样的AR应用具有挑战性,而相比之下,广播剧会简单的多。

Stewart:如果我们可以拿到《New Found Land》的版权,或许可以考虑开发AR应用,或者Magic Leap可以自己继续开发。这个故事用AR呈现效果会很好,可以将西雅图变成另一种样子,让你可以看到齐柏林飞艇降落拓荒者广场,有人背着充气背包从飞艇中出现。

VentureBeat:《New Found Land》中的角色来自于Magic Leap对吗?

Stewart:实际上,该剧中并没有提到Magic Leap,只是说故事设定在一家AR初创公司。原因是,我们不希望被误会是植入广告。

VentureBeat:将AR应用改成广播剧,并继续完成整个故事,对于你们来说困难吗?

Stephenson:《New Found Land》符合最初的预期,并不需要采用AR技术。

Stewart:可以这样去看,《New Found Land》只是一个故事,这个故事的呈现方式可以是交替现实游戏,也可以是广播剧,也可以是LBS AR游戏。

VentureBeat:Stephenson,我记得Magic Leap刚问世时,你曾经透露过一个关于山羊的AR内容,那么《New Found Land》中有山羊元素吗?

Stephenson:山羊羔主题的AR应用是Karen Laur的主意(前Valve纹理美术家、前Magic Leap创意总监),该应用可以让AR羊羔在你周围的空间中跑步、跳跃。为了开发该应用,开发团队创建了一个调试程序,用于扫描周围空间结构,实现支持与周围物理环境交互的AR效果。

后来,该应用作为演示代码项目(GLDS 0)推出,它支持一些基础的功能,其他开发者可用它来进一步开发其他Magic Leap应用(比如在《Undersea》等应用中可以看到类似的玩法)。此外,我们还利用该应用采用的底层工具,来开发《New Found Land》的LBS AR内容。

实际上在2018年10月的时候,我在LEAP大会上曾展示一段视频,视频中展示了一张模糊的照片,可以看到一个人带着铁盒外观的PHILTR离开Magic Leap,这实际上是《New Found Land》中的一个情节,一名Maigc Leap工程师,带着PHILTR逃到了爱达荷州。

(当时,Stephenson称Magic Leap西雅图办公室在研发两个项目,一个是《New Found Land》,另一个则是《Baby Goats》。他表示:《Baby Goats》将会发布。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给《New Found Land》预热,他号称为其打造的PHILTR道具在纽约被人偷了。)

VentureBeat:Magic Leap似乎在AR叙事上取得了不错的进展。

Stephenson:希望如此,因为我们在如何用AR来叙事上投入了很多思考,比如:如何实现互动性,同时还能鼓励使用者去发觉环境中的内容。

Stewart:AR/VR体验与传统电影有很大不同,因为观看体验不再受到导演、摄影导演和编剧的控制,观众可以选择自己的视角。此外,Rony Abovitz此前也曾指出,AR与VR也有所不同,因为开发者可以设定VR空间,但无法控制AR所在的空间,AR内容可能在任何用户的客厅中展示。那么,如何在别人家客厅中用AR来讲故事呢?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Neal联系到了我,于是我加入Magic Leap开始开发交互式AR内容。

实际上,交替现实游戏是开发AR的一个自然起点,因为交替现实游戏本身就是鼓励玩家去发现、探索、推测并收集和拼凑故事。观众在交互式故事中,不会固定坐着,而是会四下观察,并且与AR产生互动,就像是随着AR一起跳舞一样。

VentureBeat:通过AR,你们希望让体验者相信现实生活中的魔法,对吗?

Stephenson:除了互动式内容外,《New Found Land》中的非交互式AR内容也足够有趣,比如:开发者可以设计一个连续性的AR虚拟世界,而观众则可以从多个角度去查看3D AR虚拟世界的变化,与观看平面电影有许多不同。《New Found Land》团队曾深度探索这样的方向,通过游戏引擎渲染的动态内容去讲故事,而观众只需要旁观,无需互动。

VentureBeat:《New Found Land》中的故事确实奇幻,说不定在某个平行宇宙中,Magic Leap被控制了,所以这个AR项目才被关闭。

Stephenson:不论如何,最开始它的确是Magic Leap的一个正式项目,只是突然之间,计划都泡汤了。

Stewart:现在该项目的官网变成了印尼旅行博客,你相信这是真事吗?

VentureBeat:那么Rony呢?

Stephenson:Rony真的相信AR,我们是一伙的,他曾经非常支持我们。

Stewart:至少我们是这么想的。参考:VentureBeat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content@chinait.com。

扫码关注ChinaIT小程序,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