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云市场新常态:亏损、拐点与变阵!

云计算在中国市场狂奔了十年后,亏损仍然是一种常态。

曾经被预言2020年做到100亿净利润的阿里云,2019年交出的还是亏损的答卷。按照大和资本分析师崔亨旭的说法:“阿里云的盈利能力在短期内将是个问题,可一旦形成一定规模,就可能成为一项利润可观的业务。”

正准备赴美上市的金山云,也在招股书中披露了过去三年的营收情况:2017年到2019年分别亏损7.14亿元、10.06亿元和11.11亿元,并公开表示未来还将继续进行大量投资,上市后亏损有进一步增加的风险。

几乎在同一时间里,腾讯云、百度智能云、华为云等另外几家云厂商的亏损也成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为何亏损这样的大众化问题,在2020年反倒成了媒体眼中的新鲜话题,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压力可能是导火索之一,毕竟越来越多的企业将注意力转向了数字经济,但本质上还是云计算的市场大环境出现了变化。

01云市场正在“变天”

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里,外界对于云计算市场的态度不可谓不宽容。

“云计算”被视为新物种、新的基础设施,高高举起了替代传统IT服务的旗帜,“拓荒”可以说是近乎唯一的关键词。折射到不同的云计算玩家身上,市场份额也就成了最为核心的增长目标,代价正是不遗余力地提升规模。

在这一思路的主导下,云计算看似是个新事物,市场扩张方式却并不新颖。有媒体盘点过几家云计算大厂掌门人的背景,Oracle、IBM、SAP等老牌IT企业是名符其实的被挖角对象,阿里云、华为云、百度智能云等无一例外。与之对应的就是,云计算的扩张方式上也遵循了传统IT的市场法则,近乎不计成本地“豪夺”式扩张。

无可否认的是,市场份额优先的逻辑在云计算的早期阶段相当适用,亚马逊和阿里的市场优势与之不无关系。但在持续了十年之后,云计算的气候环境早已“变天”。

先从外部环境来看,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被列为“新基建”的组成部分,并未出现云计算的相关字眼,这样的信号绝非是云计算落伍的标志,而是社会需求的转向,一场全面上云运动正在发生。比如大中型企业的迁移上云几近完成,庞大的中小企业和社会基础服务开始成为被“改造”的对象,但需求已经不是追求算力那么简单,还要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来解决实际的问题。

社会需求的改变终将倒逼云计算市场打法的调整,至少百度、阿里、腾讯、华为等在2019年前后就嗅出了信号:百度、阿里、腾讯先后在2019年前开始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均大幅提升了云和AI的权重,将企业级AI和云业务划归同一事业群,以加速AI和云计算业务的创新融合。即便是有传统IT厂商背景的华为云,也将AI视为巧取市场的筹码之一,屡屡在AI的落地应用上进行尝试。

不同厂商的举措并不相同,“激进”如百度智能云,在进入云计算市场伊始就确认了ABC三位一体的战略,云计算被定义为百度AI To B的窗口,甚至说AI的位次已经高于云计算;“保守”如巨头夹缝中生存的金山云,在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背景下,仍然在坚持的烧钱扩大规模的市场策略。

一个浅显的道理,不同的选择就有不同的结果,云计算厂商们也不例外。

02抢先变阵的百度

有些巧合的是,金山云和百度智能云恰恰是最近“争议”最大的两个玩家。

金山云的争议在于绑定大客户的商业模式,仅小米和金山集团在过去三年中就为金山云贡献了高于21亿元的营收,占比高达28.6%。金山云需要向资本市场剖析利弊,为了保持增长而“继续进行大量投资”的承诺并不让人意外。

百度智能云的争议在于扩张方式的变阵,几轮组织架构调整后进一步扁平化,同时也抛弃了旧有的打法。可忽略掉有噪音的争议,仔细审视百度变阵的内容,并不缺少诸多可取之处。

首先是组织架构的调整,先是整合了“百度人工智能体系”,明确了智慧政务、智慧医疗、智慧金融、智能客服与营销四大赛道,然后是组织关系上的扁平化,百度智能云的云计算、智能金融、智能客服、渠道生态等业务负责人直接向王海峰汇报,也就意味着AI的权重在百度智能云的体系中进一步增大。

可以找寻的轨迹是,百度在去年就开始强化“AI+云”的整合战略,确认了百度大脑为核心,依托智能云加速各行各业的智能化转型升级的打法,云计算的角色已经是智能基础设施的底座,把人工智能和底层技术能力灌输到底座中,进而成为赋能各行各业的“动力工厂”。从调整后的组织架构来看,“AI+云”利出一孔的思路进一步凸显。

其次是人才培养的优化,百度在春季职级晋升中,首次设立了E序列(政企行业解决方案和服务序列),要求从事政企行业解决方案和服务的员工既要理解行业、又要懂产品和AI技术落地。以往云计算是典型的销售驱动,百度开始聚焦于懂行业、懂产品、懂技术的复合型人才,无疑也是结合市场环境变化的“因时制宜”。

正如前面所提到的,企业上云的主导因素已经从追求算力变为解决问题,也就需要云厂商打造AI技术与实际生产厂家融合的解决方案,帮助企业降本增效创造价值。除了组织架构和业务权重上的适应,兼具商业与技术的To B销售人才恰恰是满足用户需求的关键,在现有的企业级合作中,人才仍然是最好的“润滑剂”。

也就是说,在企业开始将“价值落地”作为上云标准时,百度智能云的战略调整,无非是将自身擅长的AI打造成业务增长的新动能,寻求一种更科学稳健的增长路径。

03转型策略初见效

当然,诸如百度等云厂商变阵的成败终究还需要业绩来验证,三五年后的市场位次或许更有说服力,却也看到了一些初步的成果:

4月3日的时候,百度智能云宣布中标1900万元的央视融媒体项目,双方将联合打造集智能说明、智能搜索、智能语音、智能考核于一体的的AI中台;

4月15日,百度发布了基于自主研发ARM服务器的“云手机”产品,可实现安卓原生App及手游的云端运行,将覆盖云游戏、云应用、云VR和云办公等四个场景;

4月29日,腾讯云AI团队与微信智聆联合打造了金融行业专属语音识别模型,增加了对粤语、韩语的支持,准确率提升了10%;

4月30日,阿里云与陕煤曹家滩矿区达成合作,打造井口以上、井口以下全线智能的新矿区......

其中央视和曹家滩矿区属于云计算的外部客户,百度“云手机”和腾讯云的语音识别模型则是巨头们内部的项目孵化。看似不足为奇的四个合作案例,恰恰是透视“AI+云”落地能力与想象空间的窗口。

央视和曹家滩矿区的需求再次印证了之前提到的一幕,在选择云计算合作对象时的参考标准已经切换为AI优先。原因似乎也不难理解,算力属于资源型服务,所有的云厂商都可以通过建设数据中心的形式补足短板,差距在于规模化大小的成本分摊。但AI技术却是业务转型升级时的天然短板,传统企业已经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追平百度等互联网巨头。

某种程度上说,诸如百度智能云的调整有些以退为进的味道,主动放弃一些烧钱才可能换来的市场,立足于有利于AI落地的特定赛道,然后以技术上无可替代的优势收割市场。

以百度所锚定的智能客服与营销赛道为例,一些客户开始只是接入了百度智能云的部分服务,诸如语音识别系统可能还是传统厂商的产品,然而传统的语音识别的正确率只有80%,百度却可以达到95%以上,鸿沟般的技术优势促使客户选择一整套的百度解决方案,直接加速了百度智能云在相关赛道的渗透。

“云手机”的诞生,则向外界释放了另一股信号。在“AI+云”技术优先的主导下,百度们已经开始对一些潜力赛道进行提前布局,伺机在合适的时间点切入相应赛道。打个比方的话,云厂商在帮助客户避免重复造轮子的同时,自己也在潜心打造新的轮子,最终驱动业务增长的轮子越来越多,逐渐占领的市场份额也越来越大。

不管怎样,百度智能云等玩家转型后的势能正在逐步对外释放,剩下的只是时间上的循序验证。

04写在最后

云计算在野蛮生长十年后,规模扩张早已不再是唯一的方向。尽管一些观察者仍在用规模搪塞云计算无法盈利的理由,云厂商们已然有了实际的行动。

即便是向来不计成本的阿里云也不例外,就像谷歌、美团等相继关闭或收缩云业务时,阿里云三年再投2000亿元的计划相当刺眼,细品后却发现:2000亿元的用途大半在于云操作系统、芯片等核心技术,而非一味购买服务器、兴建数据中心。

回头来看百度智能云的调整,本质上与阿里云并无太大偏离,不过是百度已经奠定了AI技术上的领先态势,巧妙借助优势来进行市场渗透。毕竟这些在商场中穿梭的老手们都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市场总是在动态变化的,及时根据变化作出战略调整,永远是生存下去的不二法门。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content@chinait.com。

下载 ChinaIT.com APP,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