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壹积木CEO杨帆:区块链真正的引爆点是全球的证券交易市场

2019年,为区块链技术应用场景化元年,区块链这一词汇对多数人理解来说都相当复杂,数据显示,区块链搜索指数中“区块链是什么”就长期占据榜单第一,因此,区块链技术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仍处于启蒙阶段。过去,人们生活在一个既已经制定好的规则下,并已对现有规则进行了深度学习,在某种程度上很难跳出现有的规则去看它的底层逻辑,因此即使是从业者也会对区块链抱以错误的理解及认知。

区块链行业的未来将会如何?目前的市场应用将呈现出何种态势?又有哪些问题?我们又该如何理性看待?今天就这些问题我们来看看作为深耕区块链行业多年的创业者——零壹积木创始人兼CEO杨帆是如何具体看待的。

“只有先学习现有秩序的底层逻辑才能理解区块链”

随着政策的导向性逐渐明确,区块链成为了创业领域的新宠儿。但多数技术达人依然难以理解区块链,即使对比特币的源代码进行了深度解析,也没能搞清楚比特币真正解决和验证的问题是什么。

区块链不是一个单一的技术,是一套不同于人们日常生活认知底层逻辑的技术载体。人们生活在既已经制定好的秩序下,例如法律、金融体系等,这是社会发展过程中得出的具有生命力且有持续性的规则秩序,但并不是其底层逻辑。例如:现有规则下的各国货币都有其政府背书,从社会实践经验来看,货币也必须由国家主导,它是一个国家所需要为人民承担的本国价值观、文化等长期利益健康发展的巨大责任,所以必须由国家自主掌控并设计规则,它是一个治理符合国家价值观、文化,以及维系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底层工具。在现代社会,人们享受着这些社会实践带来的结果,因此会偶尔忽略其最基本的底层逻辑,如国家保障着货币制度正常、健康的运行,而忽略了人们对货币产生信任的直接源头——即多数人相信了,所以“我”也相信。据历史记载,大多硬通货的流通,实际原由亦是如此。因此,在人们对现有秩序深度学习并实践的情况下,难以跳出固有思想以思考底层逻辑,而区块链是基于社会底层逻辑设计而来的技术体系,并非人们深度学习的现有规则,所以即使是技术大牛,也难以理解区块链的核心体系,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谈谈几个关于区块链的问题。

“大部分金融资产的初始化价值和溢出价值的背后是‘故事’,比特币也是如此,但资产的生命力取决于它的‘持续作用’”

资产,只要有共识群体认可它背后(“故事”)的价值,那么它就在这一共识群体中存在价值认同,如字画、贝壳、石头到幼时的弹珠和卡片,包括碳成分的钻石。这些价值背后隐藏的是不同群体对于价值的不同认知,不论是何种标的物、共识群体的规模大小,只要有价值共识,那么该标的物在这一共识群体认知中就有价值,同理,比特币在其共识群体中也是被认同有价值的。此外,在现有秩序中,多数被定义和分类的金融资产如创业公司的股份、上市企业发行的股票、债券、期货甚至法币也是如此,人们为什么认同这些资产?多数情况下,人们并不能在一个资产初期阶段中明确地看清楚其未来,它的可靠性及生命力须长期依赖多种因素验证。在早期阶段,部分人因为各种因素相信某一资产现在及未来的价值,而此时的人们仅仅只是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故事”而已。包括黄金的背后也是一个“故事”,拥有它便代表权利、身份。早期,因为黄金在功能上相比其他金属更灿烂,更闪耀,给了人们更多的想象空间,除此之外相比其他金属黄金似乎没有更多的实用价值,在这一基础之上,黄金较其他金属具有更稀有、可切割、保存期间不易被氧化等基本属性,正是因为黄金具备想象空间及其特有的属性才能在货币历史上发挥无与伦比的作用。

换句话说,任何资产都有生命周期,其生命周期取决于这一资产的基本面或基本属性,即这一资产或标的能够发挥的持续性作用。黄金也是如此,如果某天造金术出现了,或是出现其它可替代物品,如果再没有其它工业、生物等用途,那么其生命也将迎来终结。我们看看我们身边,存活超过10年的上市公司并不多,而郁金香却能够支撑长达半个世纪,其实人们只要明白很多资产的起始阶段就是“故事“,剩下的便是不同人对于追逐财富的不同理解。每个资产的生命力和价值都是在比拼“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用这一思路去看待比特币,至少今天,比特币在它的共识群体中是有价值认同且被定价的,其生命力已经超过11年,未来,比特币在其群体的价值认同还会有多久也将依赖于其“作用”。

“只有解决了在互联网电子支付中不需要可信第三方才是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是一个技术,也是一个理念,它就源自于比特币和以太坊,比特币的技术体系是区块链领域已被验证运行时间最长的项目,而以太坊的智能合约能够让更多的人可参与到其中,并以此激活了整个区块链行业。在互联网没有到来的时候,人们多数情况下都是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方式进行交易,并不需要一个可信的第三方金融机构参与到交易过程中。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人们进入到了数字化时代,在进行电子支付时,一个可信第三方金融机构参与到交易过程中则成为了必要条件之一,如支付宝、微信支付、电子银行等。而比特币的底层技术设计则证明了在互联网中即使没有可信的第三方金融机构参与到交易过程中,也能安全、可靠的完成电子支付。

我认为区块链实际上是一个银行,并且这一银行不需要一个可信的第三方金融机构来维护电子支付。传统的中心化互联网金融体系需要支付包括雇员劳动报酬、办公场地、服务器费用及电费等多项运营成本,而在区块链的世界里,其运营成本是区块链内置的代币激励机制,如比特币,根据参与者提供的计算能力(算力)来保障比特币资产的安全,其代币是根据参与者的计算能力(算力)公平分配代币,这些参与者被称为“矿工”,此外,这些代币的特点及属性决定了其并不是货币,更接近于证券类资产如:股票、期权等。

现有电子支付系统都是由可信第三方金融机构维护和运行的,如电子银行、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金融机构需要雇佣可信任的人员以维护和运行这一技术体系,为避免内部腐败,对雇员的背景了解会随着雇员的职位而同比加深,但在区块链的世界中,参与者之间不需要任何的背书、任何背景,他们相互之间越陌生,链上资产则越是安全,哪怕其中有“坏人”也难以撼动其链上资产的安全性。

在支付劳动报酬时,区块链的模式与传统互联网金融体系在本质上无异,多劳多得,少劳少得。区别于传统的互联网金融体系,人们在区块链中的劳动所得是一个波动的资产而不是一个稳定的法币,并且这一资产的波动幅度较大,而具波动性的资产能够刺激交易,链上交易产生的费用又能够分配到参与者——“矿工”。尽管比特币的设计初衷是取代法币,但比特币并不能真正成为法币,也无法取代法币。政府管理的法币是代表一个国家、一个文化,一个体系。法币不仅是一个资产的定义,也是国家在不同的经济时代需要承担的不同责任,这是一个政治体系,也是国家对一个民族、文化的责任。而比特币的起点不同,并且其价格波动大,无法为人们带来稳定价格的流通基础。

但恰恰是比特币的波动性直接刺激和加强了交易需求,增加了交易频次,直接影响到激励,也保障了“矿工”的持续收益,让自治更具可持续性,随着交易频次的增加,其组建的陌生人共识群体也更加稳固。比特币通过让这一群体为其维护交易数据的方式证明了互联网金融体系并不一定需要可信的第三方金融机构处理电子支付,其陌生人之间自行组织的去中心化数字金融交易体系也能安全地完成电子支付,且这一体系中的参与者相互越陌生,越分散,其安全性越高。

区块链的核心价值是证明了互联网商业在处理电子支付的时候,即使没有可信的第三方金融机构进行背书,也能在不同的用户、不同的商业交易间由一群陌生人通过一套激励机制建立的自治化社区技术体系来进行电子支付。

“这是区块链最核心的价值体现,没有其他方面的技术突破相比这一核心价值更具意义,所以我认为未能实现这一突破的区块链应用都不叫区块链技术”。

零壹积木创始人兼CEO杨帆

“目前市面上90%传统领域试图利用区块链技术解决问题的方向都是错的”

区块链技术的核心是不需要可信第三方金融机构,仅通过其特有的激励机制来组织陌生人搭建一个自治社区技术体系来共同维护这一区块链“银行”并确保这一“银行”中的资产安全、透明。但区块链技术并不能解决信息对称问题,利用区块链技术建立所有信任是过度神化区块链技术。目前市面上的区块链技术应用试图用区块链技术去解决区块链技术并不能解决的问题,例如溯源、供应链金融、将隐私提交到链上保护隐私等,相信真正在实践的项目及其团队也会有相应疑问。

1. 溯源:

溯源是当下十分火热的区块链技术应用场景之一,如某品牌名酒溯源等。从技术角度来说,溯源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确保一个实物在数字化过程中不被篡改,其次是用户如何能够拿到完整的原厂产品(如:避免假酒真瓶),以及为用户提供一个便捷的方式以验证产品的真伪,并且让用户能够积极的参与帮助辨别真伪的环节中,这才是技术和服务上需要解决的问题。另一方面,用户购买产品的初衷是基于对生产厂家这一中心机构品牌的信任,因此用户也只愿意相信生产厂家为用户提供的辨别真伪的方式,也只有这一中心化生产机构对产品真伪的认可才能被用户认可。简而言之用户的信任是面向中心化生产机构而不是区块链技术。当前的区块链行业从业者使用私有链和联盟链将这些产品用数字化的方式存储,我相信真正实践过的从业者都会发现,实际上私有链和联盟链的篡改成本较中心化分布式结构数字签名要低得多,而区块链也并不能在真正意义上解决用户及中心化厂家的溯源痛点。

2. 供应链金融:

供应链金融领域期待被解决的核心问题是如何验证投融标的的真实性,目前并未有任何一套区块链技术理论相比中心化系统更有效的解决这一信息对称问题,人们无法通过链上知晓一个标的的真实性,这是信息真实、可靠传递层面的问题,信息层面的可靠因素,并不能在区块链上得到解决,这些可靠因素牵涉到企业、组织、个人的内部信息及情报,在极端情况下,信息需要滞前且实时更新才有价值,而区块链无法对信息进行预测。中心化的技术体系已经可以近乎完美的将信息高效传递,但信息的真实性和对称性所面临的问题依然是无法判断。当一个标的有权威机构背书,权威机构也愿意为其担保并承担风险,这一信息传递的方式在目前依旧是最有效的,这是权威中心化机构给予该标的的信任,和区块链技术并无相关,人们信任的就是中心化机构背后的企业信誉和企业资源实力,而不是区块链技术。假设阿里巴巴发一个标的,人们只需要或必须要做的就是去确定这一标的是否来自于阿里巴巴,并且在法律上有效。

因此,区块链技术解决不了供应链金融需要被解决的信息对称问题,要验证一个实物或一个资产被数字化之前的真实性,是信息对称问题;要验证一个企业所发的标的真实性,这其中需要的消息和情报也是信息对称问题,而这一问题是一个需要研究的新的技术课题而非区块链。

“供应链金融和P2P金融一样,核心痛点是风控,降低风险的必要手段也只能是不断地收集标的信息及情报,而现在试图利用区块链技术来解决信息对称问题的企业,似乎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减负,还不如大数据风控技术来的有参考意义。”

3. 隐私保护:

比特币和以太坊解决隐私问题的方式是不需要用户提交个人隐私信息,而中心化权威机构保护隐私的方式是为用户的隐私加密,避免未授权第三方查到隐私信息。比特币和以太坊所用的加密技术是开源开放的加密技术,属于常见的加密技术,而比特币和以太坊并未用这一加密技术去给用户的隐私信息加密,很多的中心化机构使用非开源开放的加密技术保护用户的隐私信息,实际上更加安全。

因此,如果把隐私上链的话,意味着将存在多个节点存储多份隐私,安全性并不高;传统的中心化机构存储隐私只有为数不多的甚至设置极高的访问权限的服务器,易于管理,并且升级安全等级和维护也更加方便、成本更低,以此来避免被加密的数据泄露、被破解,相比区块链的分布式节点更加安全可靠。区块链在火爆中被过度神化,以至于人们对区块链保护隐私的理解存在较深误解,而通过隐私上链的方式保护隐私,听上去像个笑话。在很多的场景下,不可避免的需要用户提交相应的个人数据及隐私信息的,在这种情况下,个人隐私信息只有放在权威可信的第三方机构存储才能得到保障。

“我认为目前市面上90%的区块链技术应用的方向都是错的,他们忽略了区块链的核心价值,并试图利用区块链技术去解决区块链技术无法解决的问题,这也导致了整个区块链行业目前处于有病没病乱求医的现状。”

“联盟链和私有链并无巨大意义,因为它无法从根本上改变信任这一核心问题”

私有链和联盟链的存在依然还是作为一个可信的、中心化的第三方机构,除了分布式数据库外,和传统的金融机构几乎无异。区块链的部分技术是可以借鉴的,但区块链技术并不具备为这一应用带来野蛮式生长的能量,仅可作为一个技术选型。如果只需要一个可信的第三方做背书,面向于区块链技术竞争的基础设施非常多,并且相比区块链技术更具性价比。联盟链和私有链依赖于有一定的权威机构来作为可信的第三方处理电子支付,其实意义不大,其原因也很简单,不论是社会、企业、亦或是人们对其的信任核心就是因为它是一个权威可信的中心化机构。换句话说,非权威机构建立的私有链和联盟链人们也无法建立信任。

联盟链和私有链其实是变相的中心化体系,无法规模化,也毫无滋生条件,解决问题的方式相较于传统的中心化机构成本更高、效率更低。大多联盟链和私有链的初衷是想通过区块链技术解决信息对称问题,但区块链技术并不能解决这一问题,另一方面,从技术角度来说联盟链和私有链真正的权限实际掌控在其企业中的少数核心程序员手里。

这里我们谈谈一个所谓的公链EOS,我认为它就是个联盟链,二十一个分布式节点,各个节点的可信程度不及人们熟知的权威中心化机构。假设EOS目前维护的资产是1000个亿,他们或许可以做到坐怀不乱,但当这21个节点维护的资产变成1000000个亿时,谁来保障这21个节点不会作恶呢?在我国的金融体系中,对于非常庞大的资产管理上,对于人员的管理机制要求上非常严格,即便如此严格仍会发生例如某银行行长挪用储户资金等差池。那么这21个节点,我认为更无法保障安全,反倒是一安全隐患。

“区块链的引爆点只会在全球证券交易市场,未来全球万万亿的资产将在链上高效自由的流动”

比特币和以太坊除了从技术角度证明了在互联网上完成电子支付时,不需要一个可信的第三方金融机构参与,同时也证明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场景,即数字资产和数字资产的撮合是可以分离的,其次,比特币和以太坊还证明了许多陌生人更愿意共同去维护一个有价值波动性的数字资产。

“区块链未来最大的作用将是帮助全球改变投和融资金流动的方式。当然,绝不是今天的那些空气“币”,现有的多数虚拟“货币”都不应叫做货币,而是应该属于证券类资产,并且从事实结果来看,绝大部分虚拟‘货币’或非法的证券资产,不但应被监管部门以诈骗的名义追究其法律责任,更应当承担其违反证券法所规定的法律责任。”

在当前全球的金融市场中,数字化的证券资产和撮合因技术基础设施的限制而无法分离,导致证券资产只能在某一或某些交易所中撮合交易,这让投和融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投资者处于看好某一支证券却仅可通过该证券上市的交易所进行购买,例如苹果的资产必须通过纳斯达克才可购买,并且在这过程中可能产生不必要成本。另一方面,例如早已在纳斯达克上市的阿里巴巴,却需要在港交所再一次敲钟上市才可进行新一轮的资金募集。“长期以来,交易所的垄断限制了优质证券资产更加自由的全球流动”。

而上文中提到,区块链证明了人们在进行电子支付时不一定依赖于可信的第三方金融机构参与,随着区块链技术应用的场景化,未来这种资产和撮合的垄断格局将被打破,资产的数字权益和撮合将被分开。一个优质的证券金融资产将在区块链上全球的自由流动,全球各大交易所都可以参与撮合。投资者可以在任意时间任意地点购买到全球的优质证券资产,这将为投融双方带来极大的便利,同时减少这些资产在交易转移过程中产生的不必要成本,提高资金和证券资产在全球流动的效率。未来,优质的证券资产标的在区块链上形成,可以高效地面向全球融资,而全球的各大交易所则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交易撮合服务,全球的交易所将通过竞争提升用户撮合体验并优化用户交易成本,这对于投融双方都非常有意义。当然,未来的监管将面临极大的挑战,悲剧和喜剧都将随着人们因“财富”的驱动而不可阻挡的到来,而区块链改变全球资金高效流动的趋势也势不可挡。降低悲剧造成的成本还需监管部门通过例如提高违法成本等方式来管控这些资产对标机构的质量。

区块链技术真正的应用爆点是全球的证券交易市场,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将让资产的交易和撮合分离开来,让全球的证券金融资产自由而高效的流动。在未来,优质证券在链上交易,全球的交易所都可以参与这一证券的撮合交易,投资者若看好某一支证券,可以在全球任意交易所进行购买,而链上维护数据的矿工则可以获得链上证券交易的手续费作为激励,形成完整的闭环。

“区块链不但改变全球证券交易市场,也将社会价值体系重新向尾部分配”

社会的进步是一个不断将中心化价值向尾部合理分配的过程,从早期的老板到后来的合伙制,再到员工期权奖励制,要想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就必须要对尾部进行奖励分配。于是共享经济迎来了风口,像 uber、共享单车、淘宝、知乎、贴吧、抖音等。他们通过互联网激发整个社区产生更大的生产力,但这种生产力的组织形式不再是公司的形式。此前,为某一业务生产的角色是该公司的雇员,但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价值逐渐向尾部倾斜,为其生产的不再仅仅是员工,而是通过有同一生产力的社区闲置资源创造价值。共享经济的激励刺激并引导了传统机构将利益再次分配,也刺激了整个共享经济生态将一级市场的资金分配和奖励到社区参与者,未来,区块链将可以直接将二级市场的证券赋予优秀的社会参与者,帮助共享经济的尾部生产力更加集中。

从历史角度来看,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一个不断去中心化的过程,而去中心化的价值体现在一次又一次将利益均衡的从头部向尾部分配。区别于完全的去中心化,社会的进步之间将中心化的价值向下倾斜,为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未来,社会关系的变革将更多地体现在普通人身上,他们将更加公平、民主的获得价值分配;人们将用更好、更快的节奏加速共享经济的组织,利用闲置资源和时间为社会创造更多的价值和财富。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下载 ChinaIT.com APP,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