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Pal正式进入中国市场,会改写当下支付产业的格局吗?

2019年9月30日,据国付宝官网微信消息,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国付宝股权变更申请,PayPal通过旗下美银宝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收购国付宝70%的股权,成为国付宝实际控制人并进入中国支付服务市场。

夙愿达成,但面对国内近乎稳固的支付市场格局,后来者PayPal能否撼动支付宝、微信两座大山,为自己争得一席之地呢?

政策助力,夙愿达成:金融服务市场对外开放

PayPal在中国开疆掠土的渴望可昭日月,尽管由于政策原因多次碰壁,却从未放弃进军计划。

2011年底,PayPal向中国人民银行递交了支付牌照申请。而当时,对于外资背景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央行在牌照的发放上意见并不明朗。

根据《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的要求: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任何非金融机构和个人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支付业务。

2015年,PayPal从母公司eBay分拆出来并很快再次上市后,当时PayPal亚太区副总裁Rohan表示,“目前PayPal在中国的主业依旧是跨境支付,我们同时也在继续申请中国本土支付牌照”。

PayPal与中国政府的市场准入许可可以说是一场长期博弈,而近期多个动向都暗示,中国的金融服务市场正在一步步打开。

2019年7月2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对外宣布,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决策部署,按照“宜快不宜慢、宜早不宜迟”的原则,在深入研究评估的基础上,推出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涉及银行、保险、券商、基金、期货、信用评级等多个领域。

2019年9月10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扩大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外汇管理局决定取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投资额度限制,同时也取消了单家境外机构投资者额度备案和审批以及RQFII试点国家和地区限制。

2019年9月27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八次会议,研究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等问题,部署下一步重点工作。会议提到,要进一步扩大金融业高水平双向开放,鼓励境外金融机构和资金进入境内金融市场,提升我国金融体系的活力和竞争力。

近期,银行、保险、证券等领域,外资抢滩国内市场的趋势都愈加明显,而此次批准第三方支付商业模式的首创者PayPal入局中国支付服务市场,既表明中国政府开放支付服务市场的坚定决心,也是以此为契机进一步扩大金融服务市场对外开放。

借壳“海航系”弃子国付宝

PayPal此次进军中国“借壳”的国付宝是中国第二批获得牌照的支付公司,于2011年12月便正式获得央行颁发的互联网络支付、移动电话支付业务许可。2015年获基金支付业务许可,2016年获跨境人民币支付业务许可,2016年获预付费卡发行与受理业务许可(海南省、陕西省、云南省、湖南省、北京市)。

早期的国付宝发展势头迅猛,然而近两年,国付宝不仅遭巨额罚款,还有消息传出,自2018年起,国付宝一直在持续寻找收购方。

2018年8月,人行营业管理部公布两项行政处罚规定,因违反清算管理规定、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国付宝、联动优势均被给予警告。其中,国付宝被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2217.6万元,并处罚款人民币2428.6万元,合计罚没人民币4646.2万元。

第三方支付公司有支付牌照,估值很高,那为什么不少第三方支付都走上了灰色地带发展之路呢?一方面,经过几年的拼杀,国内第三方支付市场已经逐渐被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占领,第三方支付平台面临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另一方面,支付属于微利行业,盈利空间小,相比监管处罚,第三方支付的违法成本较低,获利较高。

据悉,海航系共拥有4块第三方支付牌照,除国付宝外,其他三块分别为:易生支付、卡友支付和新生支付。在支付机构监管趋严的环境下,不止一张支付牌照,且国付宝遭巨额罚款盈利困难,成“弃子”也就不显得稀奇。

由此可见,此次PayPal收购国付宝70%的股权,正合双方之意。

支付市场竞争加剧

早在2013年,PayPal就与中国银联、北京邮政达成合作,在2017年7月与百度宣布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同时,PayPal还与阿里巴巴公司就跨境电商的支付开展合作。未获得支付牌照之前,PayPal在中国支付市场布局的脚步也未曾停歇,这无疑要归功于中国支付市场巨大红利的吸引。

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移动支付渗透率高达71%,而美国移动支付比例50%,英国48%,德国49%,法国40%,日本作为移动支付的起源国,手机支付比例也仅为30%。

据Frost & Sullivan预测,2023年的中国移动支付市场规模将达到96.7万亿美元,接近2017年数据的3倍,月活用户量(MAU)将达到9.56亿,接近2017年数据的2倍。

然而另人垂涎欲滴的支付市场似乎格局已初定。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财付通和支付宝的用户渗透率分别为86.4%和70.9%,两巨头均拥有庞大的用户群体,共同渗透率已达到93.3%,较2017年增加了4.2个百分点,且非常接近于移动支付的整体用户渗透率(94.7%)。

亿欧金融认为,在支付宝与微信已占据绝大用户之时,PayPal此次入局时机过晚。

从用户粘度角度来讲,支付宝与微信已经与用户建立了非常高的熟悉度,而PayPal初入国门,在页面设置、操作方式等方面不符合中国用户的习惯。绝大部分用户在没有收益诱惑的前提下,不会轻易更换新的支付产品。

而从PayPal产品角度分析,据PayPal中国官网显示,购物无需任何手续费,但使用 PayPal收款时将会被收取小笔费用。中国的第三方支付企业一直以来大打便宜甚至免费牌,国内5‰左右的费率,远远低于国际上1.5—2%的收费水平。

PayPal在此之前必然已对中国市场做了类似分析,那它为何仍旧如此执着呢?

正如美银宝高管公开表示的,他们并不担忧中国的市场过于拥挤。

最新的数据表明,2018年中国跨境电商交易总额达到7.6万亿人民币,较2017年增长20.6%,远超传统国际贸易的增速。中国市场贡献了PayPal跨境支付业务的五分之一,而跨境支付占其业务总量的21%。

亿欧金融分析,随着金融服务市场对外开放以及“一带一路”倡议深入实施,中国的跨境支付市场必将成为下一个蓝海。而PayPal此前的国际化战略为其积累了丰富跨境支付经验,因此PayPal或将集中资源大力发展跨境支付,避免与支付宝、微信正面交锋。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下载 ChinaIT.com APP,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