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云死于2020:传闻四起,掌门人离职

马太效应,逆袭无望。这句话在中国公有云市场尤其适用。

近日,美团云在官网发布公告宣布将于5月31日0:00起停止对用户的服务与支持,并回收资源。

不过,直到十天后才被业界所关注。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美团云关闭所受到的关注度与其巅峰时期相差无几,这也从侧面说明了美团云在中国公有云市场微乎其微的存在感。

“美团云放弃公有云是早就有的事,只不过是到现在才官宣而已。”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团云前员工如此告诉虎嗅。

复制路径,粘贴打法

公开资料显示,美团从2012年开始孵化云业务线,2013年美团原私有云的技术团队被剥离出来。

内部发展两年后,在2015年7月,美团云正式独立运营并开放了服务。

同时期内,美团的主体业务也迎来了一波发展高潮。

据悉,在2013年美团云刚上线时,美团网单月交易额能达到十亿元左右,而2015年7月美团的单月交易额已突破百亿,单日交易额峰值更是突破5亿元。

跟大多数互联网大厂一样,美团云成立的初衷也主要是服务于体量日益增大的自有业务,发展路径也是从满足自身到向外输出。

但关于美团做云计算业务的理由坊间还有其他传闻。

一种是说,进军云计算能够帮助当时的美团提高估值。另一种是,王兴将自己比作中国的贝索斯,把美团的对标公司定为亚马逊,亚马逊的AWS在云计算领域分量颇重,所以美团也要有美团云。

当然,这两种传闻并未得到相关的证实。

美团云成立后,接连发布了一系列公有云产品,聚焦于云主机、云数据库和云存储等领域。同时凭借在自己优势科目——团购、外卖、酒旅上的积累,于2016年推出了餐饮云、酒店云、旅游云三个行业解决方案。

在2017年,美团云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数据显示,到2017年美团云已经拥有4万多用户,涵盖O2O生活服务提供商、在线教育、电商、互联网金融、智能硬件、新媒体、汽车等领域。要知道,在2016年这个数字只有两万。

而客户数激增则主要得益于2017年美团云激进的打法。为了在云计算市场迅速圈地,美团云在2017年展开了一系列动作:

5月,对外发布全新的品牌logo,并推出“技术突破边界,服务传递价值”的品牌口号,同时宣布AI云计算资源全线免费的动作;

8月,美团云获得云服务资质;

9月6日,宣布GPU产品永久降价50%,强调“达到行业最低价的3-8折”;

10月31日召开首届美团云人工智能峰会,发布了两款AI云主机,并初步完成了美团云人工智能生态圈的搭建。

厚积者薄发。

在2017年,美团云似乎将自己此前几年积累的力量全部推向了外界,同时,借助降价和新技术这两把云计算拓展市场的利器,一步步征服着市场。

这暂时的辉煌甚至还让美团云立下了打造“最开放的人工智能平台”的目标。但现实终究骨感,美团云依靠美团在O2O业务上的打法并没有在公有云市场上获得持续满意的结果,在补贴上“烧钱”也并不是发展云计算的长久之计。

传闻四起,掌门人离职

如此一来,在2018年初,就有消息称美团云或将转为内服。知情人士透露称,美团在2018年进行了内部调整,砍掉了公有云业务,并将之前在云端的投资转为了对内使用。

据当时的报道称,美团云团队约有200名左右的员工,其中,部分员工在2017年底就已经内部转岗、赔偿离职。

一位美团云前员工更是直接吐槽称,“美团云的资源给自己业务都不够用,做起来公有云就更不可能了”。

正当外界对美团云摸不清看不透时,一则人事变动消息直接将美团云的公有云业务推向了谷底。

2018年9月,美团云总经理李爽宣布离职,创业入局区块链并创建BonusCloud项目。

同时,美团上市之后,云计算业务并没有成为加分项,高额的投入和不成正比的回报,正在消磨着美团对云计算业务的耐心。

“这种钱美团赚不了,前期投入成本太大,五年起步,而且这和O2O烧钱不一样,O2O烧了钱还能看到些效果,但这种烧在哪里并不知道,也无法跟投资人解释。”一位前阿里巴巴员工如此表示。

一位美团内部员工也透露称,“其实从始至终,美团云业务的主要客户一直都是美团网”。

此后,美团云便逐渐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中。

直到2019年12月25日,美团云再次被业界所关注,其背后的主体公司北京三快云计算有限公司将注册资金从1000万元提高到了8.7亿元,其中王兴持股95%,认缴出资为8.265亿元。

如此大的资金量注入,一度让外界以为美团云将在云计算业务上卷土重来,但出人意料的是,等来的却是美团云放弃公有云市场的官宣。

云计算激战,劝退小厂商

美团云放弃公有云,也印证了一个道理——并不是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适合做云计算。

而这个道理,在近日宣布退出公有云市场的苏宁云身上也再次得到了印证。

其实,不管是美团还是苏宁,放弃公有云似乎早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最终宿命。

虽然近年来国内公有云市场增长快,市场规模也在不断扩大,但是基于资本、技术和生态等较高的行业壁垒,企业要想进入这个市场需要长期持续的投入,强大的资金链,不然很难有成绩。

一位美团内部员工也谈到,“美团云业务要人没人,要钱没钱,所以就只能放弃公有云,全收拢资源搞私有云了。”

根据IDC发布《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9上半年)跟踪》报告。从IaaS+PaaS市场来看,阿里、腾讯、AWS、中国电信、华为共同占据74%的市场份额,持续保持领先优势。

显而易见,在公有云市场,市场进一步聚焦,前五名占据着四分之三的市场份额,留给小厂商的市场进一步收窄。具体到美团和苏宁,更是连市场份额前十名都没有进过。

另一方面,当前泛互联网企业客户已经被大厂瓜分完毕,头部厂商已经进入了云计算2.0时代,即对大型企业及政企客户的争夺之中。

无疑,在云计算2.0时代,政企市场不会像互联网企业上云那样能在短期内迎来爆发,很多小厂商连进场的资格都没有,就更不要提上阵瓜分市场了。

所以美团和苏宁选择在这个时间放弃公有云市场,也不失为一个明智之举。从内部来讲,公司本身的基因,整体业务的步调都与云计算业务不一致。从外部来讲,即使投入再多的资本和人力,也不过将化为市场的泡沫。

业内人士分析也表示,不同于能在云上做出规模的BAT,其他互联网公司更多的把这些业务看做是实验性的。他们没有技术执念,诉求也简单,做成就大力发展,做不好就放弃。

值得一提的是,美团公有云的结局似乎与王兴一直所强调的美团无界论相违背。

或许这也向美团内部传递了一个信号:在市场上,打法有界,技术有界,收敛云之后的美团亦该有界。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下载 ChinaIT.com APP,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