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三张”王牌,童龀进化

2016年年底,张一鸣走进了央视《对话》栏目的演播室。对于这位低调的今日头条创始人来说,录一档接近一个小时的节目还是很少见的。

弥足珍贵的是,这期节目请来的9位嘉宾阵容很有意思,包括:

柳甄,彼时刚加入字节跳动三周;

36氪冯大刚,张一鸣创业时候36氪就在他们楼上;

秦朔,彼时已经离开第一财经,加入自媒体大军;

黄峥,当时他自我介绍还是拼多多-拼好货CEO。

主持人问黄峥,如果你是张一鸣未来会怎么做?黄峥说,“如果我是张一鸣,我会更加激进做全球化。”

在外界听来,这对于当时刚成立4年的字节跳动来说,似乎是一个过于超前的建议;而对于拼多多这位创业仅仅一年多的CEO的想法,有人觉得太天马行空。

然而,这一句“激进做全球化”,或许在当时已经埋下了种子。

2020年3月12日,字节跳动成立八周年之际,张一鸣宣布组织全面升级,其中之一,就是全球化。

全球愿景

在中国互联网这2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很多公司都会被包装成美国某某某的中国版,包括在BAT创立的初期,也被打上了中国版的eBay、谷歌、ICQ这样的烙印。即使到了现在,很多赴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还是会在招股书中写上一个中国版Netflix等诸如此类的故事。

确实,对于美股投资人来说,这是最直接的让他们理解产品的方式,但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中国的互联网产品还不是一个全球化的应用。

这值得所有中国互联网企业思考。

3月12日这天,张一鸣在给全体员工发的公开信《字节跳动8周年:往事可以回首,当下更需专注,未来值得期待》中也提到:“如何建立好一个超大型全球化企业,对我们来说,还是新的课题。”

确实,对字节跳动——一个即将超过10万全球员工的大公司而言,这是一个新课题。

但是,有人从这个课题中看到了挑战,有人看到了字节跳动的向往,也有人看到了张一鸣的愿景,有人甚至称,字节跳动或许将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里第一家真正意义的全球化企业。

如黄峥所说:“这一代互联网创业者跟上一代相比,会比他们更大的全球化视野”。确实相较于BAT,新一代的互联网公司成长的速度更快,如同《西游记》中的“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一般。

比如字节跳动,截至2019年底,公司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超过15亿,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一个TikTok,已经连续两年位于全球热门移动应用(非游戏)全年下载量榜单前五名,是目前全球最受欢迎的应用之一。

张一鸣把改进超大型全球化企业的管理,列在了字节跳动公司长期重大课题的第一位。

这已经不是要不要全球化的问题了。时势造英雄,时势已经把字节跳动摆在了那个位置上。

“三张”王牌

要放手去布局全球化,中国这个大本营首先要巩固好,并且需要持续增长。

3月12日,字节跳动发生了成立以来最大的人员变动。

很凑巧,变动的三个人都姓张。

张利东和张楠,晋升为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和CEO,整体负责字节跳动中国业务的发展。至于张一鸣,作为字节跳动CEO,将领导公司全球战略和发展,会花更多精力完善字节跳动全球管理团队。

问题来了,张利东、张楠到底谁?又怎么会让张一鸣放心地把中国大本营交给他/她呢?

先说说张利东。

一位传统媒体人出身,在字节跳动成立一年之后,从京城一家颇为有名的都市报出来,在张一鸣的盛情邀请之下,2013年加入字节跳动,成为了合伙人和高级副总裁,主要负责今日头条的商业化。

2013年的时候,张一鸣还特地发了一条微博来官宣张利东的加入。

未来,张利东担任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作为中国职能总负责人,全面协调公司运营,包括字节跳动中国的战略、商业化、战略合作伙伴建设、法务、公共事务、公共关系、财务、人力。

据内部知情人透露,字节跳动过去几年的多个新兴业务,包括穿山甲、懂车帝、幸福里,以及部分休闲小游戏,还有服务于头条、抖音、西瓜视频等等产品的营销服务品牌巨量引擎,都是张利东在内部推动孵化的。

再说说张楠。

这个名字,出现的频率蛮高。这两年抖音的发布会上,都能看到张楠的身影。

加入字节跳动前,张楠是一名互联网创业者。2013年,张楠创业做图片社区App,后公司被字节跳动收购,张楠带领团队成功“打入”字节跳动内部,并负责公司的UGC业务。她最为外界熟知的,就是就是从0到1推出了短视频王牌产品“抖音”。

短视频产品其实并不是字节跳动首发的。张一鸣曾经说过,他在14-15年,都曾跟团队考虑过要上短视频,但是当时国内已有不少短视频产品,而且做得风生水起,占据先机。

2015年公司在日本团建时,在一间居酒屋里,张一鸣再次提出了短视频的念想;2016年又重新讨论,最后,接招的是张楠。

2016年,张楠从0到1推出了抖音、火山等产品。经过一年的运营和打磨,2017年抖音迅速崛起,海草舞、纸短情长、摩登兄弟、AI变脸、手指舞等等各种现象级玩法轮番霸屏,席卷微信朋友圈,抖音强势“出圈”。

2018年,张楠被任命为抖音CEO兼公司市场品牌负责人,全面负责抖音、火山、市场品牌等业务。截至2020年1月5日,抖音日活跃用户数已突破4亿。

在异常激烈的竞争环境中,抖音作为最受欢迎的短视频,一夜之间,成为现象级产品。同时,主打国外市场的TikTok表现也不俗,常常是应用市场下载榜的头牌。

这对于字节跳动集团非常重要,如今不光有今日头条这样的国民级产品,还有抖音这样的后起之秀,两条腿走路走得更加稳当。

此外,张楠还牵头公司的相机业务,带领团队研发出轻颜、剪映等广受欢迎的新产品。2020年3月,剪映已是国内最大的移动视频编辑工具。

这次调整中,抖音CEO张楠将担任字节跳动(中国)CEO,作为中国业务总负责人,全面协调公司中国业务的产品、运营、市场和内容合作,包括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搜索等业务和产品,和张利东一起向张一鸣汇报。

最后说说张一鸣。

张一鸣很重视人才。在公开信中他直言:“我一直很重视人才招聘,对个人的潜力充满期待。我认同德鲁克的说法,对于公司内部来说,公司存在的意义,是通过公司这个方式实现人们的创造力。”

网上也一直流传一个张一鸣的段子:“10年面试2000人,我发现混的好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特质”。能面试2000个人,张一鸣对人才的渴望和重视,可见一斑。

如今,能够放权给张利东和张楠,则说明了他对于这两个人的信任。张一鸣反复读过传奇CEO杰克·韦尔奇的著作《赢》。

在了解到其中精髓的时候,我想他也领悟到杰克·韦尔奇说的一句话:

Before you are a leader, success is all about growing yourself. When you become a leader, success is all about growing others.

成就他人,也是成就自己。

龀成长

在古代,当一个男孩子长到八岁,会被称为龀[chèn]之年。《说文解字》中有“男八月生齿、八岁而龀”的说法。“龀”的意思是,男孩八岁脱去乳齿,长出恒牙。

换牙之后的男孩,也是生长发育的一个阶段,有了恒牙,饭量也会变大,身体也会成长。字节跳动正值八岁。

犀利君最近看了一段视频,是字节跳动梦开始的地方。

左边是张一鸣,右边是梁汝波

张一鸣和字节跳动技术大牛梁汝波,回到八年前创业时的北京知春路锦秋家园,2万元租的一间房子,有两个卫生间,客厅的是男卫生间,卧室的是女卫生间。在张一鸣眼里,在创业公司里,这样整洁的环境已经很不错了。那年年会他们定了8个海底捞,最后只开了4个锅,因为会跳闸。

在这间民宅里,他和团队就开始讨论国际化,在为公司取名“字节跳动”的时候,也想好了ByteDance这个英文名。

在这间民宅里,他们做了搞笑囧图,今晚必看视频,今日头条,早晚必读的话,潮流汽车,时尚家居,犀利语录,“现在很多团队的项目我们已经做过”。

张一鸣说过,他不觉得自己的创业之路艰辛,反而是因为做着热爱做的事情,倍感开心。

从锦秋家园走出来的ByteDance,如今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设有办公室,曾在40多个国家和地区排在应用商店总榜前列,成为一家完全可以和BAT分庭抗礼的巨头。

而这一段路,字节跳动只用了8年。要知道,1999年创立的阿里巴巴集团,直到2008年的时候营收才开始做起来。

张一鸣在公开信中说:

字节范中的坦诚清晰,来源于我试图理解杰克韦尔奇在《赢》中反复强烈的强调——坦诚降低组织交易成本。“知识型组织中,每一个人都是管理者”,这是德鲁克关于管理者的重新定义……我认识到信息透明、分布式决策和创新的重要性。

爱因斯坦在其著作《我的世界观》中说到,社会的健康状态取决于组成它的个人的独立性,也同样取决个人之间的密切的社会结合。对企业来说,也是同理。

犀利君觉得,人跟人之间是有一种磁场的,也就是俗称的气味相投,就像小朋友之间的两小无猜,这些气味相投的人形成了一种沟通交流为人处世的规则,在公司里就被称作是企业文化,也就是张一鸣口中的“字节范”。

在与清华经管学院钱颖一教授对话时,张一鸣说:“公司竞争力体现在产品,产品背后是技术系统,而技术系统背后是团队和文化,这是最基础的,也是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技术总可以学习,产品总可以改进,但只有团队和文化,才能保证持续的创新和优秀的自省。

有个成语叫做“总角之交”,八岁的男孩结交了不少朋友。从2019年底开始,包括前华纳音乐集团高管Ole Obermann、前微软首席知识产权顾问Erich Andersen、网络安全专家Roland Cloutier等在内的海外高管先后加入字节跳动。

3月11日,字节跳动将“多元兼容”加入了“字节范”中。在未来,作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会有更多的人加入,会有更多的文化融入,如何做到将culture shock转变成culture share,将考验字节跳动的内力,也将是这家8岁公司一次成长和进化的标记。

漫步人生路

2018年,张一鸣曾定下“小目标”,表示希望三年内实现全球化,即超过一半的用户来自海外。

这样的目标,与通用电气(GE)前CEO杰克·韦尔奇给GE定下的目标有异曲同工之妙,韦尔奇的OKR是公司一半的收入要来自于美国之外。

字节跳动发展的快是有目共睹的。有媒体报道称,其营收一直呈现飞速增长的趋势,从2016年的60亿,2017年的160亿,到2018年500亿,而根据媒体报道,2019年全年营收超过1200亿元。

快速发展也带来更大的组织管理挑战。有句老话说,萝卜快了不洗泥。

为了应对挑战,张一鸣在全员信中表示:“为了应对业务的变化,我们一直在公司组织和合作方式上不断优化调整。比如,明确主要业务的CEO和管理团队;建立各业务虚拟的P&L(损益表),帮助各业务更好的做决策;绩效管理和OKR工具也不断更新。但如何建立好一个超大型全球化企业,对我们来说,还是新的课题。”

对于未来,他将重点关注三个方面:

研究如何更好地改进超大型全球化组织的管理;

研究科技公司如何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

思考和规划教育等新战略方向。

关于教育的想法,如果一定要用一句话来概括,“空间有形,梦想无限”是很好的概括。

这是张一鸣曾经在北京某工地看到的口号:空间有形,梦想无限。八岁的字节跳动依然有无限的梦想,依然有无限的可能。

正如张一鸣在公司7周年庆典上所说的,有生命力是浪漫,面向未来是浪漫,拥抱不确定性是浪漫,保持可能性是浪漫。全力奔跑就是我们的浪漫。

张一鸣要走的路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路,但这就是一个时代的选择。

达尔文在《物种起源》里说,一切肉体和精神禀赋都将经进化而趋于完善。能够生存下来的物种,并不是那些最强壮的,也不是那些最聪明的,而是那些对变化作出快速反应的。

最后,附上一首张一鸣喜欢的粤语歌曲《漫步人生路》。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下载 ChinaIT.com APP,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