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出台托育意见稿,设定进入行业的最低门槛

托育,托育,虐童事件,托育+早教

五月份,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照护指导》)。随后,上海市人民政府印发了关于幼儿托育服务/机构的《指导意见》、《办法》和《设置标准》,成为对托育市场进行政策规范的先行者。不少业内人士预判,托育市场的全国性规范意见将于今年出台。不出所料,两个月后的7月8日晚间,国家卫健委于官网发布了《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征求意见稿)》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征求意见稿)》。


“托育+早教”属于一体化的看护服务,不允许同一机构托育与早教业务同时发展的政策风险较小。2019年对托育行业来说,注定是极不平静的一年。五月份,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照护指导》)。随后,上海市人民政府印发了关于幼儿托育服务/机构的《指导意见》、《办法》和《设置标准》,成为对托育市场进行政策规范的先行者。不少业内人士预判,托育市场的全国性规范意见将于今年出台。不出所料,两个月后的7月8日晚间,国家卫健委于官网发布了《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征求意见稿)》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征求意见稿)》。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何周对蓝鲸教育表示:“这次主管部门明确了意见稿,标准和规范出来了,其实有利于托育行业长期健康规范发展。”

定位普惠、利于民生

金色摇篮创始人程跃曾指出,《照护指导意见》在托育赛道刚兴起时,就已强调家庭为主、托育为辅、普惠优先,“管理逻辑已经完善,普惠优先是必然的”。

此次的征求意见稿也指出,托育机构设置应当坚持政策引导普惠优先、科学规范、分类指导的原则。

“家长选择托育有五重要素,距离、环境、师资、课程、性价比。”,一位参与政策制定的知情人士向蓝鲸教育表示:“为了推进行业发展、提升入托率,就需先让市场发展起来,所以政策的制定其实是结合市场的实际需求。国家的标准一定是推动普惠、利于民生的。”

适用范围

征求意见稿从机构设立、运营、人员配置等方面,对托育进行全方位的标准设置。

其中对于标准的适用范围,意见稿进行明确标注:由专业人员为3岁以下婴幼儿提供全日托、半日托、计时托等照护服务的机构。

此前有从业者担忧,当前市面上衍生出不少“托育+早教”的形态,若早教不属于政策规定的“托育”范围,则可能存在部分地区不允许托育与早教同时发展的风险。

而此次的意见稿中,未说明早教是否划分在托育服务中进行监管。

多鲸资本创始合伙人姚玉飞对蓝鲸教育表示,能否“托育+早教”并行,其实主要看机构当初申请办学时的经营范围和办学许可。

上文提到的知情人士向蓝鲸教育指出:“‘托育+早教’属于一体化的看护服务,不允许托育与早教同时发展的政策风险较小。”

除此之外,该知情人士透露,这些标准主要是根据0-3岁婴幼儿的生长发育特点设置。1岁之前称之为婴儿,1岁以上为幼儿;兼顾婴幼儿的运动需求,从而设立的平均值。除此之外,还要兼顾经济发达和欠发达的区域,所以在这里设定的是一个平均值。

政策温和、门槛低

此前,上海的托育政策将托育机构的准入门槛拔高。上海市妇联算了一笔账:托育机构的房租和人力成本两项支出,已占运营总成本的70%-80%以上,开办前两年亏损情况较常见,一般4-5年后才盈利,产出投入比和利润率较低。

此次的全国性托育意见征求稿同上海此前制定的托育管理细则相比,标准要低不少。

比如上海规定幼儿人均建筑面积不低于8㎡,户外场地符合《托儿所、幼儿园建筑设计规范》(JGJ39)的,幼儿人均建筑面积不低于6㎡。

但全国标准仅要求,托育机构能保障婴幼儿生活用房人均面积不少于3㎡,户外活动场地人均面积不少于2㎡。

除此之外,全国意见稿也未对托育机构的总体面积提出要求。而上海明确,托育机构建筑面积不低于360㎡。

人员资质

在人员资质上,无论是托育机构负责人还是托育、保育保健员,上海都提出了持证要求。尤其提出,托育机构负责人应当同时拥有教师资格证和育婴员四级及以上的国家职业资格证书,有从事学前教育管理工作6年及以上的工作经历。

全国细则并无过多提及证件一事,只要求受过相应的训练,对从业人员的要求更宽容。

对此次出台的全国性意见稿,“从整体看,意见稿中的标准和要求,大部分机构都可满足”,不少托育早教从业者向蓝鲸教育表示。

但其中,值得关注的是意见稿对户外场地作出要求。不少业内人士对此心存疑虑:大部分从事托育早教的机构都能达到室内的要求,但户外场地可能达不到标准。

对此,上文提到的知情人士解释称:“对户外的标准并非强制要求,而是推荐。也就是说,托育服务机构应尽可能设有户外活动场地,或光照充足的阳光房。”

在人员规模上,全国标准征求意见稿里明确,每个独立设置的托育机构收托的婴幼儿不宜超过150人。

不少从业者担心,这一收托人数限制会影响托育机构的发展。

对此,知情人士表示:“不宜超过150人是根据机构面积定的,不含计时制早教的人数。具体执行上,很可能会根据机构的使用面积,制定小、中、大型机构收托的人数上限。收托人数上限其实是跟面积有直接关系,跟人员资质有间接关系。”

登记管理上

分类管理、明确“虐童零容忍”

在登记管理上,此次的征求意见稿也实现了营利性与非营利性分类登记,并且业务主管部门是卫健委。明确了各个政府职能部门的分工,具体问题也有对口部门监管或负责。

在管理上,针对当前的虐童事件频发,在征求意见稿里也加入了对虐童事件的管理条款:托育机构应当加强工作人员法治教育,对虐童等行为实行零容忍。一经发现,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和规定,追究有关负责人和责任人的责任。

事实上,托育近些年已经成为资本的新宠,各大早教中心纷纷开起了托育班;包括红黄蓝也开始转型托育赛道。但赛道鱼龙混杂,行业标准缺失、市场尚处于初创期。

爱乐祺相关责任人对蓝鲸教育表示,“国家出台托育意见稿,其实就是在短时间内设定了一个进入行业的最低门槛,这其实是有利于整顿如今乱象丛生的托育市场。综合来说,是利于行业发展的。因为要想让行业良性健康发展,标准化是前提、更是方向。”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下载 ChinaIT.com APP,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