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味儿”的互联网公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朋友圈看到一条大病筹款链接,百感交集地捐出100块钱,并许愿所有人都被这个世界善待。

此时,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爱心最终可能得不到善待。

德云社相声演员吴帅突发脑出血住院治疗,其家人在水滴筹发起上限100万元的筹款项目,筹得资金14.8万元。而后有网友质疑,“吴帅祖辈老北京人、演艺圈人士,真得拿不出治病的钱需要众筹吗?”

一同被拽入舆论漩涡的还有水滴筹平台。吴帅家两套房、一辆车、有医保,而筹款信息中赫然显示“贫困户”的标签,平台官方声明称这属于发起人“误操作”,当前对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有效的核实途径。

众怒依旧难息,事件仍在发酵。

回想起之前挪用善款、骗捐诈捐等诸多事件,定位“互联网+公益”的网络筹款平台,因为自身存在的这样那样的问题,似乎有意无意间充当了某些人的得力工具。

爱心屡被践踏,信誉逐渐透支,变了味的公益到底还能撑得住多久?

平台成敛财工具?

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两个月前,题为“爱心接力!醒来吧,帆船哥,让我们一起再去看看海!”筹款项目引发争议。主人公罗先生因车祸昏迷,急需百万医疗费用。但罗先生雅虎、阿里前高管的身份以及家庭经济情况令网友炸锅,有评论将其称为“利用别人的同情心”。

一年前,王凤雅事件同样把筹款平台推上热搜。事后南方都市报验证,水滴筹、轻松筹、爱心筹三大筹款平台,用虚假诊断证明及住院证明,即可轻松通过平台身份证明审核、医疗证明审核,对外发起筹款求助。

自筹款平台出现以来,诈捐骗捐屡禁不止,源头大多指向了水滴筹创始人沈鹏那句——“当前房产、车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

此外,医疗信息造假产业链已经相当成熟。业界风云汇在某平台便找到了相关的商品,卖家表示可提供三甲医院诊断本、入院记录、缴费单等各种虚假单据。

诈捐骗捐的门槛再次被拉低,无法从根本上杜绝类似事件发生,筹款平台清晰标注,筹款求助信息中文字与图片资料真实性由信息发布者负责,如有不实,发起人愿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这意味着,筹款平台虽然声称设有审核部门,并不断改进审核机制,但作用着实有限。捐款人需自行练就一双火眼金睛,而那些想要钻空子的人,他们要做的便是写出一手好文案。

筹款平台还特地为筹款人准备筹款秘籍。水滴筹官网显示,用户在登记手机号之后便可获得“免费筹款秘籍”。之前在官方公众号,水滴筹也曾发表过筹款传播锦囊,指导大家如何恰当利用手中资源避免“筹款疲惫”。

筹款,似乎已经变成一项技能。

沈鹏在个人微博表示,目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帅的筹款尚未提现,如果筹款人申请提现,平台将进行公示,公示后如有异议,平台将原路退还给赠与人。在此之前,筹款平台还曾因诈捐骗捐、挪用善款等把筹款人告上法庭,通过法律手段追回筹款。

披着慈善的外衣,消费大众的爱心。在这个过程中,筹款平台俨然已成敛财工具。尽管其初衷并非如此,但审核、监督等环节的漏洞客观存在。

要公益更要盈利?

做公益挣不到钱,“互联网+公益”却可以。

天眼查提供的信息显示,水滴筹2016年创立来分别获得850万人民币种子轮、4000万人民币天使轮、1.6亿人民币A轮以及近5亿人民币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美团、IDG资本、创新工场、真格资金等知名机构。

2014年创立的轻松筹也已完成多轮融资,上一轮C轮融资金额为2800万美元,也是有腾讯、IDG资本、同道资本等机构加持。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做传统公益,很难获得资本青睐,但套上互联网模式之后,筹款平台迅速壮大,便可在公益之外发展其他业务作为收入来源。

水滴公司三大支柱业务分别为水滴互助、水滴筹和水滴保。轻松筹母公司对应的是轻松互助、轻松筹和轻松保。其中,保险是主要盈利业务。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水滴筹累计筹款金额已超120亿元,捐款人次超过4亿次,水滴互助已拥有会员7878万余人;轻松筹累计筹款金额为320亿元,注册用户6亿人,轻松互助会员突破千万。

“从筹款用户到保险,我们的客户转化率平均在10%左右,这比很多保险公司的客户转化率都高”,轻松筹联合创始人于亮之前接受采访时曾表示。

看到他人的筹款求助信息,用户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代入感,此时系统再推送保险服务就极易促成转化。但对于这种“套路”,众多网友表示出反感,甚至有人直言“鸡贼”。

另外,有业内人士对目前“互联网+公益”的互助、筹款平台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行了一番梳理。

首先,植根于互联网,平台若恶意制造假象,编造出不存在的救助信息,借此吸引用户,骗取救助金或互助金,普通用户难以查证实际情况。

其次,互助金和筹款的在送达救助对象账户之前,平台经营风险以及团队道德风险不容忽视。

水滴互助会员公约中有写,平台有权对会员预存及充值的互助款进行管理,将全部委托第三方机构存管或通过银行专用存款账户存管。据其资金公示,负责存管会员互助款的机构为北京水滴汇聚公益基金会,该机构负责人齐雪正是水滴互助母公司北京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董事。

无独有偶,轻松互助与平台互助款监督机构北京微爱公益基金会,爱心筹互助与平台互助款监督机构青岛爱心慈善基金会,关系同样暧昧不清。自己管自己,“第三方”又何从谈起?

最后,由于缺乏有力的监管,当平台运营方套现离场或者恶意倒闭时,用户损失恐难以追回。

尤其是近两年,“互联网+公益”有成为风口之势,众托帮、夸克联盟、e互助、17互助等众多创业公司涌现,风险再次被放大。比如上个月,17互助官方宣布平台因未能找到清晰盈利模式,导致项目亏损严重,决定终止运营,此举或将对平台百万用户造成影响。

最后

“互联网+公益”值得肯定,但变了味的公益必须批判。

对于水滴筹、轻松筹、爱心筹等一众平台而言,用户的信任便是最宝贵的财富。监管缺失、平台工作不力、以盈利为导向,恶性事件一而再再而三地冲击着本就不牢靠的信誉体系。体系一旦崩塌,不仅平台生意没得做,公益也再难维续。

试问,到那时,没钱治病的人又该去哪里求助?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下载 ChinaIT.com APP,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