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建下的5G运营商,万亿市场正被谁在激活?

新基建自出台以来,一直持续高热,特别是在疫情所导致的经济整体下行环境中,新基建的出现更像是一剂稳定剂。

如果说新基建是智能时代下的“基础建设”,那么其中“5G建设”就是基础中的基础。在“加快5G商用步伐”等政策的推动下,从各级政府到相关企业都做出了迅速响应,5G基站的建设工程就是第一步。

一年百万,“基站们”的狂欢

自2020年开年以来,先后北京、广东、重庆、湖南等20多个省市的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及新基建,并且明确了5G发展目标。截至3月初据不完全统计,多省市地区地区明确规划了年内计划新建5G基站的数量,合计接近50万个。

然而50万只是开始,据三大运营的规划,原定全年建设55万基站,不过这一目标及有可能会在今年三季度提前完成,而全年建设总量预计将达到70-100万站。

数字经济是“新基建”的内核,而数字经济的发展又离不开5G加持,5G作为底层基础,又是重点发展的新型产业之一,使得其具备了独特的市场地位。一方面5G代表着巨大的市场投资与需求;另一方面,也是潜力惊人的消费市场,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几大新引擎,5G建设被“格外”重视也就显得理所当然。

这也是目前主流市场的一致看法,如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曾对于新兴产业做出评价“以新兴产业为动力源,‘消费升级+硬核科技’将成为贯穿未来长期的价格主线,并将持续向资本市场映射”。

国内5G基站的需求以及建设潜力作为普通用户很难有明确的感知,据工信部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新建基站174万个,总数超过841万个,其中4G基站占比64.7%,约合544万站,而5G基站数量仅有13万站左右,占比基站总数的1.5%,且只有4G总量的2%左右。

新基建下的5G运营商,万亿市场正被谁在激活?

可见,与4G基站数量对比,5G基站还有着广阔的增量空间。

除此之外,在这个“黑天鹅”乱飞的年份,以5G为基础的新基建还将起到兜底经济的作用。在疫情肆虐、原油大跌、美股崩盘的多重压力下,对于在5G基站等多方面基础设施的大力投入,以改革创新的方式推动经济前行,成为了拉动中国乃至世界经济走出低谷的期望所在。

虽然在一季度收益权营销,5G基站的建设任务有所放缓,但行业人士都认为,短期抑制后将迎来爆发,2019年为5G元年,2020年也必将成为5G建设的元年。

三大运营商抢跑,一个比一个积极

在运营商层面,2019年6月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都顺利拿到了5G商用牌照。之后,三大运营商的布局计划也纷纷公布。

中国移动计划到2020年底,5G基站建设数量为30万个,确保2020年内在全国所有地级以上城市提供5G商用服务。截至今年3月,中国移动5G基站数量已经超过8万。

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则是采用共同开发的模式一起推进5G基站建设。更具计划,两家将在2020年上半年力争完成47个地市、10万基站的建设任务,三季度力争完成全国25万基站建设,年底冲击30万的目标。截至3月5日,中国联通累计开通约6.6万站,其中自建开通4.3万站,共享电信2.3万站,双方合计开通共建共享基站5万站。

新基建下的5G运营商,万亿市场正被谁在激活?

由上图可见,现阶段正处于各大运营商的集中采购阶段,对于运营商而言这是他们“跑马圈地”绝佳时期。

故三大运营商从一开始就保持着“火力全开”,如选择联手的联通和电信,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完成上半年10万站的建设应该是没有太多难度。

之外,联通与电信的合作不止于共同建立5G基站这么浅,他们更是在集团层面建立了一级独立部门标准的共建共享办公室,为的是能有效解决协调相关建设工作。

毕竟它们知道论单打独斗恐怕都不会是移动的对手。

当然中国移动肯定不会“坐以待毙”,在5G基站方面的布局反而更加积极。仅在建设规模上,中国移动就以一家之力硬磕两家。另外,据前不久中国移动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公司2020年的资本开支预算为1798亿元,其中5G相关投资计划约1000亿元,对比2019年5G相关投资支出240亿元,提升高达317%。

对于三大运营商而言,5G基站布局更是关乎自己的5G用户数量,在基站数量上暂时领先的中国移动在5G用户量上也取得了阶段性领先,截止3月15日,中国移动5G手机用户数已超1000万,独占鳌头。

不过,这是可以看做是中国移动正在延续优势。毕竟到今年1月,中国移动的用户数量为三大运营商用户总数之最,占比达到62.15%,而联通、电信的用户占比分别只有20.04%和17.81%。

对于联通与电信而言,这也是为何在5G时代选择联手的原因所在,不愿再让移动一家独大,5G将成为它们强有力的发力点。

新基建下的5G运营商,万亿市场正被谁在激活?

根据上图的情况来看,今明两年对于三大运营商将是至关重要的两年,5G时代的市场格局是将进一步延续,还是打破,可以进一步关注。

华为、中兴们成为第一波赢家

在“新基建”的推动下,市场已经出现了第一批赢家,那就是作为5G基础设备供应商的玩家们。

在国内又以华为、中兴为代表,以去年已建的13万基站为例,华为占比大约为50%左右, 爱立信和诺基亚加起来占到25%左右,中兴占比20%,大唐电信约5%的份额。

前不久,中国移动采购与招标网公示了2020-2021年SPN设备新建部分集中采购中标候选人名单,中标企业为华为、中兴通讯、烽火通信

其中华为总报价101亿元,中标金额为56.5亿元,烽火通信报价66.8亿元,中标金额20.8亿元,中兴通讯报价91.5亿元,中标金额14.5亿元。在份额还是金额方面华为同样都是最高。

华为毫无疑问的成为了现阶段5G建设的最大受益者,在智能相对论看来,华为之所以在这一阶段能够独占鳌头主要原因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去年华为的海外业务集体受挫,虽然依旧成功打入多国的5G市场,但是来自美国的压力,让华为将重心更加偏向在了国内市场;二是,在基础网络设备方面华为在行业内具备的技术优势无可比拟,加上芯片等产品的自研能力,让华为在竞争能力方面高出一筹。

当然,受益的也远不止华为一家,还有中兴。

国外电信设备商爱立信和诺基亚虽然在华业务还算顺利,但更多的是承担分担运营压力以及防止一家独大的作用,并非主导,并且由于技术标准话语权的逐渐旁落以及新兴市场份额争夺方面的失利,爱立信、诺基亚等海外设备商在4G时代已经大幅下滑,5G时代的这一现象恐将继续延续,而在外界看来,爱立信和诺基亚所流失的份额最有望被中兴接收。

因为据了解国内运营商主设备招标一直使用的是3家供应商左右的策略,若华为占据第一中标人,50-60%的占比提升空间已经有限,而中兴的占比在25%左右,市场认为仍有5-10%的空间可以提升。

至于全球市场,华为、中兴的表现依旧稳健,2019年在美国政府打压之下华为仍以28%的市场占比占据一位,中兴占比10%排名第四,较2018年提升了2个百分点。

而排在中兴之前的分列二、三位的诺基亚和爱立信占比分别为16%和14%,相比上年一个有所下降,一个持平,对于中兴而言并非是不可一战。

总之,在新基建5G的背景下,华为、中兴无疑都成为了第一波赢家,这个优势还会进一步积累,并将形成一个2至3年的释放过程。

总结

5G市场的吸引力其实不必多说,像阿里也成立了XG工作室专门致力于推动下一代网络通信技术的研究,现阶段主要聚焦5G技术和应用的协同研发。

然而现阶段5G还处于基础设施建设阶段,5G基站的建设相当于只是打下地基,进一步的红利还未激发,未来随着5G设施布局的成熟还会有更多企业进来分一杯羹,万亿市场在5G赋能下正一步步激活。

黑电、智能手机、无人机等AIoT设备)、智能驾驶、AI+医疗、机器人、物联网、AI+金融、AI+教育、AR/VR、云计算、开发者以及背后的芯片、算法等。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下载 ChinaIT.com APP,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