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花缭乱的通信圈已经开始深度竞合

最近的几条新闻成功占领广大通信行业从业者的朋友圈。无论是疯狂传播的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CEO任职,还是中国广电换帅资深通信界人士,亦或是中国联通副总裁调任中国电信副书记都已经刷屏。虽然部分信息并未得到证实,但是通信圈的关注热情却是异常高涨。当然各种关注的背后,更多的是对通信行业未来的走势关心。

一、5G对竞合的调和作用不可忽视

5G是为改变社会而来,从国家内部发展需求看,5G的大规模建设背后代表的基础设施建设必然会助力并拉动新一轮经济增长。除此之外,最为重要的是5G所代表的未来科技发展方向对社会大生产的影响力更值得期待。5G已经成为支撑新经济业态增长的重要驱动力。

从国家间竞争的角度看,为了争抢5G全球领先,实现5G外溢效应的最大化,再5G的赛道上除了抢跑之外,各种不择手段早已司空见惯。美国早已经用上了各种龌龊手段,其中不惜使用政治手段收拾中兴,推动拉黑华为。中国的5G能否成功领跑全球,除了设备商的不予余力创新研发外,更需要国内运营商齐心协力拉动。

在国内和国际这两大格局催化下,5G已经成为调和四大运营商竞合的重要节点。实际上,正式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大棒政策,既帮助华为推销了产品,为向全球推广了5G。5G代表的科技先进性已经成为全球的共识。可以说作为国内骨干企业,四大运营商当然有义务承担相应的责任,另外四大运营商都具有的国企背景也需要其能够自觉从国家利益最大的话角度出发开展各种合作与竞争。

二、营收增长乏力亟需竞合缓冲

从2019年一季度的正增长,到二季度的由微增长到负增长,然后再到三季度负增长逐步收窄,再到四季度的单月大幅正增长拉动整体由负转正,2019年通信行业营收经历了过山车式增长,令人惊心动魄。如果扣除CPI上涨因素外,2019年第四季度的增长情况能否如现有的表现,其实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细心的大家很容易发现,通信行业2019年的增长模式很难在2020年持续。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流量单价的快速下调并未刺激应有的流量使用量激增,而且离薄利多销越来越远。其实在通信行业整体不景气的情况下,2019年的走势证明了单纯靠降价赢得竞争优势的时代已经过去。

靠降价赢得竞争优势是通信行业4G时代的显著特征,特别是中国联通混改之后,借助BATJ等互联网公司的线上取得率先发起了一波大幅降价潮。虽然降价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流量消费,但是却极大地损害了通信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基础。在流量降价弹性越来越小,流量增速越来越慢等因素叠加下,停火或者息战才是大家最愿意看到的。即便没有外部力量的推动,运营商也会尝试谋求内部的基本平衡。

三、携号转网将如何成为竞合推动力

运营商最新一期的经营报告显示,作为通信行业学霸且是10家创建世界一流企业央企中唯一的通信行业代表的中国移动坐拥超过9.4亿移动用户,一家独大的格局不可能改变。从这个意义上讲,携号转网并不为了根本改变行业竞争格局。

在通信行业排名位次已经固化的前提下,监管层大力推进携号转网更多的是督促运营商提升用户获得感。在资费价格降无可降、业务量增长越来越慢、营收徘徊在0点附近时,主动降价大力挖掘友商客户就意味着对方更猛烈的降价反击。实际上这种操作又有类似竞相降价的意思。然而降价这种玩法在上面已经论证了其弹性空间越来越小的现实。

除了价格因素外,能够影响客户选择的就是服务品质。携号转网之下,价格已经没有了拼杀的空间,那么运营商自然要进入拼服务品质的阶段。虽然拼服务品质的过程中某些运营商大概率玩些见不得人或者不能正大光明公开的操作,但是携号转网政策的本质是推动运营商把竞争更聚焦在服务而不是价格上。

从同源到竞争,在从竞争到合作,不同历史阶段,运营商扮演的角色或许稍有变化,但是唯一不变的是努力争取实现通信技术和运营能力的全球领先。过去监管层的拆分和重组是基于此,支持中国移动扛起自主知识产权的TD-SCDMA是基于这样的考虑,优先支持发展TD-LTE也是处于这样的考虑。现在的5G时代之下,通信技术竞争背后更是各个国家之间国力的竞争和世界领导力的竞争。如果把视野放到这个宽度,或许大家就能更清晰地认识到这一段时间和未来一段时间内通信行业的各种重大变化。

ChinaIT.com 网站文章仅限于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转载之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下载 ChinaIT.com APP,随时掌握最新IT资讯